我已授權

註冊

三成信托公司高管變動 萬億資金轉向股權投資?

2018-11-04 08:49:40 中國經營網  慈玉鵬 鄭利鵬

  嚴監管大環境下,信托業高層變動已是常態。

  中國信托行業協會發布《2018年2季度中國信托業發展評析》表示,信托資產規模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出現下滑。 2018年二季度末,信托資產余額24.27萬億元,比一季度末25.61萬億元下降了1.34萬億元;而2018年一季度末的信托資產余額,相對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2.41%。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統計發現,截至2018年10月末,全國68家信托企業已有3成在今年至少發生過一次高層人事變動。

  20家信托公司涉人事變動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10月末,全國68家信托企業中至少有20家進行過“換帥”。其中4家涉及董事長變動,例如蘇州信托有限公司、杭州工商信托股份有限公司;14家涉及總經理級別高管(總裁)變動,例如百瑞信托、中建投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這其中,兩家信托公司更是發生“將帥”雙換,董事長和總經理皆有變動,它們是山東省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和中糧信托有限責任公司。

  “因個人原因辭職”,是絕大部分信托高管離開的理由。據不完全統計,22位高層中有9位采取這一說辭,占比最高。

  另外,股權變動也會引發變動。2018年3月,愛建信托註冊資本由30億元增至42億元。入資後,均瑤集團為第一大股東,成為愛建信托的實際控制人,相關高層人事也進入調整期。董事長汪宗熙辭去職務,總經理張建中也由上海華瑞銀行(均瑤集團旗下金融機構)副行長吳文新接替。4月份,華鑫信托上演了類似的一幕。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入股華鑫信托,成為第一大股東。之後,董事長更換為華電員工——褚玉。

  違紀的也有一例。2018年1月,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李偉,因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並涉嫌違法犯罪,被開除黨籍、公職。吉林省政府2018年6月決定,任命邰戈接任。類似的情況2017年也有發生,例如陸家嘴(600663,股吧)信托的董事長常宏,就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後被更換。

  離職之後的信托高層,選擇不盡相同。中糧信托原副總經理鄔小蕙,調離中糧集團有限公司,轉到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任職。華寶信托原總裁王波,如今已踏上了創業路。

  資產規模首次連續下滑

  針對上述高管人事變動,北京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副教授呂隨啟分析認為,信托高管的頻繁變動,與強監管、去杠桿的金融大環境不無關系。

  記者梳理發現,2018年,金融業動作不斷。

  4月27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聯合發布《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直指資管痛點。“資管新規”表示,當前同類資管業務的監管規則和標準不一致,也存在部分業務發展不規範、監管套利、產品多層嵌套、剛性兌付、規避金融監管等問題。

  “資管新規”設定了整頓目標——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統一同類資產管理產品監管標準、有效防範和控制金融風險、引導社會資金流向實體經濟,希望能夠更好地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

  7月20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再次同時發文,規定進一步細化。嚴監管、去通道、去杠桿、去資金池、去“剛兌”,成為主旋律。信托行業“轉型升級”勢在必行。

  呂隨啟表示,依據現有規定,信托行業必須改變加杠桿的盈利模式,規範化經營。過去一些算作不規範的資管業務,如今已經定性為不合法,監管明顯趨嚴。“這是正確的發展方向,但是,目前中國宏觀經濟增速下滑,信托行業盈利空間壓縮;中美貿易摩擦也導致了國家外部經濟環境的惡化。從大背景來看,信托等金融機構既要頂住壓力,又要轉型升級,難度還是不小的。”

  記者註意到,從2017年四季度起,信托資產規模的季度同比增速已經連續降低。近三個季度的數據分別是29.81%、16.60%、4.88%。

  中國信托業協會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二季度末,信托資產余額24.27萬億元,比一季度末25.61萬億元下降了1.34萬億元;而2018年一季度末的信托資產余額,相對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2.41%。

  頗值一提的是,這是自2010年信托行業季度數據統計以來,信托資產規模首次出現連續下滑的情況。

  亟須重視民企股權投資

  記者註意到,在強監管下,信托公司通道業務規模銳減,傳統房地產貸款業務也面臨萎縮,股權投資成為不少信托公司開始重視的新方向。

  “信托企業應清楚地意識到,通過不規範的運作,追求短期盈利已經不可行了。應該確定新的戰略定位,結合宏觀環境、外部經濟環境,考慮長期發展。”呂隨啟認為,股權投資最大的特點是——信托產品的資金切切實實地投資到股權裏去。“這與之前不同,信托企業過去的盈利模式主要是通過發售產品、吸引資金、貸款給需要融資的企業,中間賺取差價來實現。而股權投資,則是一個長期的投資行為,會迫使信托企業更認真地做盡職調查。這樣來看,信托產品的風險會相對小一些。”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楊炘認為,股權投資能夠將信托企業與被投資企業的利益更加緊密地捆綁在一起,讓兩者站在一條戰線上。“在這種情況下,信托企業可以提升自己的配套服務能力。舉個例子,一般來說,創業型企業或者小企業一般管理能力和認識市場的能力不高,信托行業可以從這兩方面入手,做好配套服務工作,幫助投資企業提升競爭力。”

  呂隨啟表示,在股權的選擇上,信托企業可加強對民營企業的重視。“目前,信托企業為了保險,更願意與國企合作。但是實際上,民企的投資回報率會高出很多。這是因為總體來看,民企的創新能力還是更勝一籌。”楊炘教授表示,做民企的股權投資,信托企業應提高自身的項目判斷能力,確定好入資的時間節點和入資上限,風險實際上是可控的。

  除了股權投資,信托企業也應提高對多元化營銷渠道的重視。去資金池、去通道化,促使信托企業不應再過分依賴銀行。為此,信托企業可以積極與基金公司、保險公司、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謀求全方位的合作,建立多元化的渠道。“這個方向沒有錯,但是金融機構在合作的過程中,應明確各自的職責和界限,避免責任不清的問題。”呂隨啟說。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