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二季度信托業資產驟降萬億 風險項目環比增114個

2018-09-01 07:38:35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奇

  本報記者 張奇 北京報道

  導讀

  二季度末信托資產余額24.27萬億元,環比一季度末下降了1.34萬億元。其中通道業務減少8414億元。據測算,事務管理類信托的下降對信托規模下降的貢獻度達到了62.57%。

  8月31日,中國信托業協會披露數據顯示,二季度末信托業資產余額下滑超萬億,降至24.27萬億元,不過上半年房地產信托余額逆勢增長2244億。

  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稱,二季度資產規模大幅下滑,主要是存量項目清算量大,而新增項目持續大幅度放緩,尤其是通道業務受到了非常嚴格的限制,同時主動管理業務受到募資難等因素影響也有放緩,未來信托存續規模仍將下滑。

  伴隨規模下滑,業績出現一定回落。上半年全行業營業收入同比略增3.11%;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32%。值得註意的是,行業不良率升至0.788%。

  “二季度不良增長快還是與上半年信用緊縮有很大關系,這種情況還會延續到下半年,尤其是房地產領域風險值得關註,信托公司需要加強風險管控。”一位華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稱。

  通道規模減少8414億

  信托資產規模正快速萎縮。2018年初信托資產規模超26萬億,一季度末降至“25萬億級”,二季度末再度降至“24萬億級”。

  具體而言,二季度末信托資產余額24.27萬億元,比一季度末25.61萬億元下降了1.34萬億元。這是自2010年有季度統計數據以來,信托資產規模首次出現連續下滑。“今年上半年信托資產規模增速的下降,除了受到GDP增速放緩的影響之外,上半年監管政策密集出臺、監管力度不斷加強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中國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和晉予稱。

  2017年12月,《關於規範銀信類業務的通知》下發,對銀信合作業務進行規範;此後原銀監會又出臺《關於進一步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對監管套利的通道業務進行嚴格限制。

  一系列監管政策扭轉了此前銀信合作業務快速增長的態勢。年初以來,中信信托、紫金信托、西部信托、中航信托等多家公司先後表示,嚴控甚至暫停新增通道類業務。

  “今年公司主要是壓通道,目標是壓縮700億通道業務,同時小幅增加部分主動管理業務,估計增100億-200億,所以總規模仍會下降。”一位華北地區信托公司信托業務負責人稱。

  一般而言,事務管理類信托被通俗理解為通道業務。二季度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下降明顯,從一季度的15.14萬億下降到14.30萬億,減少8414億元。據測算,事務管理類信托的下降對信托規模下降的貢獻度達到了62.57%。

  不過,近期監管對通道業務有所放松,8月17日,銀保監會信托部下發《關於加強規範資產管理業務過渡期內信托監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8]37號),支持開展符合監管要求、資金投向實體經濟的事務管理類信托業務。

  前述華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分析,此舉能夠部分對衝規模下滑壓力,但是通道業務仍要滿足資管新規要求,加之目前最主要通道需求方銀行理財資金仍在整改之中,因此短期通道業務規模還會下降,信托存續規模下滑趨勢不變。

  紫金信托總裁劉燕松稱,原來信托公司有點“虛胖”,其實有很大一部分來源於銀行理財的規模。資管新規之後,通過通道做大規模、同業嵌套監管套利的模式必然都要舍棄。未來信托規模增速會下降,絕對余額也會出現負增長。

  不良上升

  今年以來,市場上頻頻出現信托違約的消息,21世紀經濟報道據公開報道不完全梳理,上半年約20款產品被曝出違約,包括“金鶴189號”“金鶴287號”“嘉潤30號”等。

  這種情況也反映在數據中,二季度末風險項目個數為773個,比一季度末增加114個;風險資產規模達到1913.03億元,比一季度末增加了421.71億元,為2015年以來最高。其中集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為1189.44億元,比一季度增加了391.15億元,增長較為顯著。

  和晉予稱,信托業風險項目和風險資產規模的增加與宏觀環境息息相關。今年以來國家加大了對地方政府融資和房地產的政策調控力度,地方政府償債能力有所下降,部分地區的房地產銷售遭到嚴格調控,因此對部分信政合作項目和房地產信托項目產生一定的流動性影響。

  由於資產規模下滑,信托資產不良率攀升較為迅速,二季度末為0.788%,而一季度為0.582%。業內人士認為,雖然信托資產風險率有所攀升,但仍維持在0.8%以下,與其他金融行業資產不良率相比,信托業的不良率仍保持了較低水平,行業風險整體可控。

  未來信托不良攀升壓力將有所緩解。數據顯示,未來一年的信托到期規模為5.57萬億元,比1季度末下降3782億元,連續兩個季度出現下調。其中,集合信托到期規模也由一季度末的2.49萬億元下降到2.42萬億元。

  根據資管新規的要求,信托的剛性兌付已不被允許,如何用市場化手段來化解風險甚至防止風險的發生,成為信托行業應重點關註的問題。事實上,已有個別產品違約的信托公司陷入了兌付與否的尷尬處境。

  一位西部地區信托公司高管稱,剛性兌付是一種風險緩衝機制,先安撫投資人,再去找融資方清償債務。近期下發的37號文明確,資管新規發布後發行的資金信托新產品應符合新規,但老產品還是執行原有規則,可以發行老產品對接未到期老資產,這表明老產品可以按原有程序操作。

  和晉予認為,在監管力度不斷加強、風險水平有所提升的情況下,信托公司要主動加強合規風控體系建設力度,切實防範化解行業風險。一是要強化合規意識,提高合規管理水平。二是要提升風險管理的專業化、精細化水平。

(責任編輯: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二季度信托業資產驟降萬億 風險項目環比增114個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