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中江信托兩違約項目還本付息 打破剛兌成空文?

2018-08-04 08:20:24 中國經營報  陳齊樂

  兩項目逾期近一個月後,中江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江信托”)選擇了先行兌付投資人的本金和利息。

  2018年7月27日前後,多名第三方信托銷售在各個互聯網平臺上發布消息,稱已經違約多日的中江信托兩個信托項目開始分配本息。據了解,這兩個項目分別涉及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陽集團”)與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技樁業”)。此前,億陽集團曾被爆出債務危機並召開債權人會議;中技樁業實控人則遭到中國證監會的調查。

  關於此次兌付資金的來源,業內有傳聞稱中江信托申請了信托業保障基金,並以此資金進行兌付。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以投資人身份致電中江信托相關負責人進行求證,確認了上述傳聞。

  上海法詢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資管研究部總經理周毅欽認為,信托業保障基金不是信托公司的“最終貸款人”;如果信托公司拿信托業保障基金的貸款資金用來剛兌,屬於違規。

  兩違約項目兌付

  “金鶴140號、金鶴152號項目圓滿解決,所有投資者本息今天開始分配,請大家今明註意查收。感謝大家一路對我司的信任與支持,我們始終把投資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7月29日前後,多名第三方信托銷售人員在包括百度貼吧、微信交流群在內的多個互聯網平臺上發布了上述消息。

  他們所說的“金鶴140號”與“金鶴152號”項目,全稱是“中江國際·金鶴140號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與“中江國際·金鶴152號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據中江信托方面披露的信息,金鶴140號一期成立於2016年6月22日,規模2.1872億元;其中9492萬元期限為18個月,12380萬元期限為24個月;二期成立於2016年7月1日,規模1.341億元。兩期合計3.5282億元。以此推斷,該產品最晚還本付息日應為2018年7月1日。

  金鶴152號兩期產品成立時間與金鶴140號一樣,均為2016年6月22日與7月1日。金鶴152號一期規模為3.817億元;二期規模為2.183億元,期限最長也是24個月,因此到期時間與金鶴140號為同一天。

  2017年12月,融資方億陽集團被媒體報道陷入債務危機;2018年1月,中技樁業實控人遭到證監會的調查。金鶴140號及金鶴152號產品的本息兌付由此成為相關投資人最關心的話題。

  之後,業內有傳聞稱,中江信托已向“信保基金”提出申請,希望後者能為其兌付上述產品的本息。兩款產品開始分配本息後,業內亦有傳聞稱資金來自“信保基金”。對此,《中國經營報》記者曾致電金鶴140號項目經理,該負責人向記者確認了上述傳聞的真實性。

  啟用信保基金?

  所謂“信保基金”,是指由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管理(以下簡稱“信保基金公司”)的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該公司官網介紹,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由中國信托業協會聯合13家經營穩健、實力雄厚的信托公司出資設立,主要任務是“按照市場化原則,預防、化解和處置信托業風險,促進信托業持續健康發展”。

  值得註意的是,為逾期違約信托產品提供兌付資金,並不在信保基金的“救助條件”內。信保基金公司官網披露的《信托業保障基金管理辦法》顯示,只有在五種情況下,信保基金公司可以使用保障基金:一是信托公司因資不抵債,在實施恢復與處置計劃後,仍需重組的;二是信托公司依法進入破產程序,並進行重整的;三是信托公司因違法違規經營,被責令關閉、撤銷的;四是信托公司因臨時資金周轉困難,需要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的;五是需要使用保障基金的其他情形。

  對此,周毅欽表示,信托業保障基金不是信托公司的“最終貸款人”。信托公司因資不抵債、破產重整、臨時資金周轉困難等情況,信托業保障基金可以伸出援手。但這一行為絕不等同於“剛兌保障”。如果信托公司拿信托業保障基金的貸款資金用來剛兌,則屬於違規。

  事實上,自2017年以來,中江信托多個信托計劃曾頻頻“踩雷”。該公司曾與安徽藍德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山東龍力生物(002604,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對簿公堂。業內對於其申請信保基金以兌付投資人本息的傳聞由來已久。

  目前看來,上述說法或最早來源《證券時報》今年3月底的一篇報道。報道中提及,“中江國際·金鶴189號大連機床產業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金鶴189號”)融資方大連機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因偽造應收賬款,致使金鶴189號擔保失效。

  對於該產品的兌付問題,中江信托某高管向媒體表示,“已經向中國信托業保障基金申請了貸款”。隨後,中江信托多個逾期或違約項目,均出現了信托公司已申請信保基金的傳聞。

  資金疑雲

  如果兌付資金不是來自於信保基金,是否是中江信托通過法律追索程序從融資方處取得的呢?針對上述情況,《中國經營報》記者曾致電中江信托並向該公司發送采訪提綱,但截至本文刊發時,該公司並未作出回應。

  而從中江信托方面披露的多個最新項目進展公告來看,通過法律追索程序取回本息的可能性並不大。

  2018年6月21日,中江信托發布了關於《〈中江國際·金鶴140號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信息管理披露報告第(11)號》,該報告稱,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已於2018年3月底向中江信托、億陽集團送達了一審判決書。2018年4月,億陽集團提起上訴,目前中江信托尚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通知。同時,2018年6月13日,中江信托亦曾赴億陽集團就債務重整進行會談,探討“新億陽集團重整”方案。值得一提的是,據媒體報道,除了中江信托、國泰元鑫、華融信托,國民信托也身涉億陽集團債務問題,而目前尚未有相關產品兌付信息。

  此外,中江信托還於2018年3月31日發布了《中江國際·金鶴152號上海中技樁業股份有限公司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事務管理報告》,該報告稱,中江信托已向江西省人民法院對融資人提起訴訟,采取財產保全。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中江信托所稱的江西高院一審判決書,事實上是法院對億陽集團相關資產的查封,並不涉及到處置。這份名為《中江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其他民事裁定書》(2017贛財保5號)的文書顯示,江西高院“查封、凍結或扣押了被申請人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鄧偉人民幣53624.458756萬元的銀行存款或相應價值財產”。

  一直以來,信托業都有“剛性兌付”的不成文規定,甚至被投資人視作考察信托公司競爭力的一個重要指標。雖然資管新規明確表態將對剛性兌付的機構進行懲戒,但似乎依然不能阻止信托公司為自身商譽而“明知故犯”。部分信托公司因為近期頻頻踩雷,為長久經營計,或許只能選擇低調剛兌。

  對此,周毅欽表示,保剛兌和破剛兌的老問題,困擾了中國資管行業很多年。從宏觀上而言,保剛兌是中國金融發展中的癥結所在,不理清無法良性發展。但從微觀上來說,各家機構為了自身的聲譽風險和未來業務開展都不願意成為眾矢之的,砸鍋賣鐵都要保住剛兌。

  “兩者交織的矛盾核心在於,全社會和監管對於破剛兌的容忍度在哪裏?剛剛7月20日頒布的一行兩會最新文件,我們可以看到,就是在去杠桿、破剛兌的情形下,市場、機構、融資人、投資人的各種不適、各種聲音都出來了,央行的細則最終再度釋放非標,緩解市場的融資壓力。刮骨療傷,不痛如何根治徹底。打破剛兌是未來資管業務能否健康發展的核心指標,只有打破剛兌,大浪淘沙,讓優秀的資管機構脫穎而出,讓管理不善的資管機構退出市場,讓其管理者心痛肉痛,讓其從業人員敬畏市場,才能改善中國資管行業的大環境。”周毅欽說。

  記者亦曾致電信保基金公司並向其發送采訪提綱求證中江信托求助的真實性,但截至本文刊發時,該公司未作出回應。此外,億陽集團、中技樁業的電話均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中江信托兩違約項目還本付息 打破剛兌成空文?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