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華融信托頻繁換帥背後:信托業務兌付承壓

2018-08-04 08:19:50 中國經營報  郝嘉奇 鄭利鵬

  近日,《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獨家獲悉,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799.HK,以下簡稱“中國華融”)黨委研究建議,免去沈易明華融國際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融信托”)董事長、法人職務,改任總經理級幹部,專門負責信托公司風險化解和處置相關工作。

  7月30日,華融信托負責信息披露人士向本報記者證實,公司確實於近期收到了中國華融的相關建議函,“是否接受對沈易明任免的建議,要看董事會和股東會的決定”。

  該人士稱,職位變動屬正常調整,沈易明最終職務,要等組織的具體安排。

  截至本報記者發稿,中國華融和華融信托尚未公布沈易明職務變動信息。

  四年四任董事長

  對華融信托董事長變動一事,中國華融處理投資者關系的相關人士回應稱,不予置評。不過,她並未回避此話題。“按照國企的要求,我們對子公司、分公司領導是直接任命的,後期會走完相關的程序。常規來看,我們調動的話,會立馬有一個新的調動。我們作為控股股東是有提名權的。”她說。

  記者註意到,在此之前,沈易明的職務是“董事長(擬任)”,銀監部門網站尚無核準其任職董事長的相關批復。華融信托5月11日發布的一則公司新聞顯示,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擬任)沈易明在公司內部會議上說,在資管新規過渡期這個窗口期,各團隊要開動腦筋,打開思路,找好方向,即刻著手研究有關業務模式。

  沈易明歷任央行北京市分行科員、副主任科員;央行營業管理部副主任科員、副科長、科長;北京銀監局城市商業銀行監管處、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處、財務公司監管處科長、正科級幹部、副處長、辦公室副主任(副處級)、財務公司監管處處長、黨委宣傳部部長(正處級);北京信托總經理助理;華融信托黨委副書記、董事、總經理;華融信托黨委書記、董事、董事長(擬任)。

  2015年底,沈易明還在北京信托擔任總助。接近華融信托人士告訴記者,他升職速度的確很快,可能有一定關系背景。

  4年內,華融信托董事長換了4人。2014年12月30日,銀監部門核準袁護平華融信托董事長的任職資格。在此之前,董事長為周夥榮。到了2016年1月18日,周道許被核準任董事長。華融信托2017年第58次臨時董事會決定,免去周道許董事長職務,推選沈易明擔任董事長。

  華融信托並未公布周夥榮、袁護平的免職原因,對於周道許的職務變動原因,去年年報中披露為“因工作需要”。

  根據財新此前報道,周道許被撤職的導火索,是其在任職期間,曾給國務院領導上書,痛陳資產管理公司在管理、投資上的種種弊端,監管部門遂找華融負責人嚴肅談話。賴小民因此免去其董事長職務。

  對於上述說法,記者撥打周道許本人電話求證,未能接通。

  信托業務內憂

  《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發現,近一年內,華融信托多個項目“踩雷”。

  2017年8月18日,上海富控互動娛樂(300043,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控公司”)與華融信托簽訂《信托貸款合同》,約定富控公司向華融信托借款11.1億元,期限為24個月。今年4月3日,有投資者在富控公司股吧發帖稱,“今天再不付息就構成實質性違約了。”華融信托也提前宣布信托貸款加速到期,要求富控公司償還全部本金並支付相應利息,並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2017年11月18日,億陽信通(60028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華融信托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起訴該公司,涉案本金為5億元。

  2018年3月16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華融信托起訴濟南中弘弘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起因是一筆5.8億元的信托借款,有582萬元利息到期未支付。

  2018年6月30日,由華融信托發行的“華融·陽光凱迪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到期,該筆信托計劃共募集資金5億元。當日,華融信托客服人員告訴記者,該計劃已經兌付。

  但《中國經營報》記者此後從凱迪生態董事長處了解到,該計劃未按時兌付。記者發現,華融信托至今未發布該計劃清算報告,並於7月27日發布通知,稱“華融·陽光凱迪信托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召開2018年第一次受益人大會。

  此外,華融信托的一些債權亦存在逾期風險。東方金鈺(60008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600086.SH以下簡稱“東方金鈺”))近日公告稱,受國內宏觀資金面收緊影響,公司部分債務到期尚未清償。其中,中國華融旗下的華融(福建自貿試驗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5.85億元借款逾期。而東方金鈺未到期債務,涉及兩筆華融信托的借款。其中一筆1.5億元借款將於今年10月14日到期,另一筆3億元借款將於明年4月14日到期。

  記者致函華融信托,詢問一年內逾期項目的數量和總體規模,未獲答復。

  據媒體報道,2018年上半年,華融信托的凈利潤由5.54億元降至1.57億元,減少了71.7%,在61家披露財報的信托公司中跌幅最大。但記者發現,華融信托未披露上半年財報。該公司去年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凈利潤為8.97億元,同比減少3.49%。記者就此事詢問華融信托信披人士,他說:“今年上半年的報告我們還在審計,正式稿還沒有出來,具體還要問財務部門。”

  兌付承壓

  在此之前,信托通道業務在重重壓力之下開始收縮。2017年12月,銀監會發布《關於規範銀信類業務的通知》,提出不得為委托方銀行規避監管要求或第三方機構違法違規提供通道服務,不得將信托資金違規投向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股市、產能過剩等限制或禁止領域。

  2018年4月下發的資管新規,禁止多層嵌套、剛性兌付,也使一些通道業務占比較高的信托公司受到較大的影響。業內人士認為,打破剛兌對股東背景較弱、優質項目資源匱乏的信托公司來說,產品吸引力或將下降,募集難度可能會加大。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規模為25.61萬億元,較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2.41%,為近兩年來首次負增長;同比增速較2017年四季度末的29.8%進一步放緩至16.6%。中國信托業協會預計,2018年二季度的信托資產規模增速延續下降態勢。

  央行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9.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2.03萬億元。其中,委托貸款減少8008億元,同比多減1.4萬億元;信托貸款減少1863億元,同比多減1.5萬億元。

  華融信托在去年年報中稱,“監管形勢趨嚴,曾經支持信托業高速發展的傳統業務逐步壓縮,信托業在一定時期內發展增速將有所放緩。”

  增量減少的同時,存量項目即將密集到期。普益標準的研報顯示,2018年下半年開始到期的信托產品數量及規模,較2017年同期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行業面臨的兌付壓力較大。

  華融信托稱,公司可能面臨交易對手無法履約的風險等,要“加大風險工作力度”。截至 2017 年12 月 31 日,華融信托不良資產賬面值約1億元。

(責任編輯: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華融信托頻繁換帥背後:信托業務兌付承壓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