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家族信托成信托業突圍新風口——專訪中金財富管理部執行總經理李嘉祺

2018-07-10 19:38:27 證券市場紅周刊  林偉萍

  未來5-10年,我國將有300萬家族企業的“創一代”步入退休年齡,如何將企業與家族財富順利傳承給二代將是他們必須考慮的問題,基於這一點,家族信托業務規模有望實現數倍增長。

  隨著早先資管新規落地,財富管理行業正在進行一場洗牌,其中信托業也正迎來剛性轉型。

  數據顯示,2016年時國內家族信托業務總規模為441.8億元,坊間預測2020年這一規模有望達到1640.5億元。“資管新規落地,使得信托傳統的通道融資業務遭遇更大阻力;而由於市場需求的爆發,以家族信托為代表的財富管理業務有望成為信托行業的新風口。“中金財富管理部執行總經理李嘉祺在接受《紅周刊(博客,微博)》記者專訪時表示,“家族信托才是信托行業的本源,作為超級保險櫃,家族信托能夠有效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日益受到高凈值人群的認可。“

  “去杠桿”對家族信托影響不大

  《紅周刊》:隨著資管新規頒布、消除多層嵌套及抑制通道業務等去杠桿措施出臺,資管行業迎來新一輪的洗牌,這將對家族信托帶來哪些影響?

  李嘉祺:“去杠桿”其實對家族信托的影響並不大。因為家族信托是法律行為,而非商業行為。具體說來,投資者放入家族信托內的資管,如果在信托機構的打理下實現翻倍增長,信托機構除了獲得最初約定的管理費用外,不會從投資者家族信托賬戶中獲取任何其他收益。另外,在極端情況下,假如信托公司破產了,投資者家族信托內的財產也不會受到影響。因此,家族信托才是信托行業的本源。

  《紅周刊》:目前國內家族信托發展情況究竟如何?

  李嘉祺:因為2017年全年的數據還未公布,我們以2016年數據為例分析。目前,國內有21家信托機構和14家銀行機構開展家族信托業務。截至2016年底,國內家族信托業務總規模為441.8億元,我們預計2017年的業務規模將在500億元以上。此外,隨著家族信托業務的開展,保守估計2020年家族信托業務規模也將達到1640.5億元,部分海外機構甚至樂觀預期未來國內家族信托業務規模將達到5.05萬億元。

  家族信托選海外還是國內,關鍵看投資者資產計價方式

  《紅周刊》:相較於海外家族信托已經有700多年的發展歷史,國內家族信托6年的歷程稍顯稚嫩;投資者在設立家族信托時,該選國內還是選離岸呢?

  李嘉祺:海外家族信托和國內家族信托其實並不衝突,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就只能做國內家族信托,做不了海外家族信托,人民幣計價以外的資產只能做海外信托,國內家族信托也是裝不進去的。

  此外,相較於海外家族信托僅具有法律契約關系,國內家族信托還可以幫投資者做好投資管理。因為國內信托公司都是金融機構,是需要金融牌照的;而海外信托公司則不需要牌照,如香港信托公司是不歸香港監管機構監管的,註冊信托公司只需去工商部門註冊登記就可以了。

  《紅周刊》:就國內家族信托而言,財產隔離效果也是市場熱議的焦點,目前是否可以完全實現財富隔離的效果呢?

  李嘉祺:國內家族信托是完全可以實現財產隔離,因為家族信托是個他益信托。例如之前某地方企業,做員工福利信托,受益人為員工。但在設立幾年後,企業經營困難倒閉,債權人上門追債,想要動用員工福利信托內的資產,但法院無權對之前設立的信托財產進行強制執行,最終以債權人撤訴告終。

  這個案例可以說明兩個問題:一是目前國內信托是可以做到財產隔離的,二是從經營隔離風險角度來看,家族信托一定要在企業經營穩健、發展良好的情況下來設立。因為當企業出現債務糾紛時,法院會就投資者之前設立的家族信托時間點進行舉證。因此對於有設立家族信托意願,或者要繼續擴大企業經營規模、有對外融資需求的家族企業負責人,設立信托要盡量提前。

  《紅周刊》:但是,國人對於設立家族信托似乎覺得有交代遺囑的味道,從情感上有所抵觸;而且,國內家族信托的發展還存在不少限制因素,比如說房地產、股權等不動產如何裝入家族信托?

  李嘉祺:的確,目前家族信托放入金融類產品或者現金貨幣類資產是比較方便的,但對於不動產,例如上市股權、非上市股權、房地產等交易還不是那麽順暢,但這也並不意味著這些資產目前不能放入國內信托。只是相對於海外市場,國內實際操作起來客戶成本會比較高,目前無論是股權類還是房地產類家族信托都有落單案例。

  以未上市股權為例,在企業IPO前,如果投資者持股5%以上,則需要拆架構才可以將相關股權裝入家族信托。此外,目前國內將房地產放入家族信托是視同買賣的,因此稅費也比較高,我們建議投資者將具有傳承價值的不動產裝入家族信托;而對於需要保持一定流動性的不動產,則不建議投資者將其裝入。

  有擴張需求的企業經營者,建議設立不可撤銷家族信托

  《紅周刊》:在國人傳統思維中,財產只有放在自己名下才最放心,投資者該如何處理家族信托控制權問題?

  李嘉祺:對於控制權的問題,如果是經營企業的投資者設立家族信托,我們肯定建議設立不可撤銷的信托,隔離經營風險。同時,信托委托人在家族信托投資決策過程中權限越小,起到的隔離防範效果越好。

  目前,國內信托主要有三種模式:一是全權委托,這也是能起到最好隔離效果的家族信托模式。這種模式是信托設立者將家族信托的投資管理權全權授權給信托或銀行機構,由它們作為家族信托的投資顧問,打理家族信托資產。第二種模式是部分委托,也就是投資者希望對家族信托的管理有一定的參與權,通常是信托機構給予投資者資產配置投資建議,但最終決策由投資者自己決定。第三種模式是投資者設立家族信托,然後自己挑選信任的人來打理家族信托資產。這種信托模式比較適合沒有經營企業、不存在債務風險的客戶。

  《紅周刊》:家族信托的期限通常是50年、100年,因此穩定性對於家族信托而言非常重要,信托機構是如何來實現家族信托資產的保值增值的?

  李嘉祺:因為家族信托是定制化的產品,所以每個客戶對於資產的配置需求各不相同。因為家族信托內的資產對於大部分投資者而言是需要傳承下去的,所以安全性肯定排在首位。絕大部分投資者對於家族信托內的資產收益率可以跑贏銀行理財就很滿意。

  《紅周刊》:數據顯示,國內家族信托的平均規模大概在3000萬元以上,但目前市場上出現了保險金信托等百萬級規模的信托,對此如何看?

  李嘉祺:家族信托作為財富管理工具,在國內開展時間並不長。國內富人群體對家族信托還處於理解到信任的過程。因此,現在部分信托機構會將家族信托門檻最低降低至300萬元或者600萬元,但這種家族信托更多是一種體驗式的家族信托。根據我們的調查,用戶在設立家族信托體檢後絕大多數都會不斷地往家族信托中增加資產,全市場家族信托的平均規模基本都在3000萬元以上。而保險金信托是信托公司通過和保險公司合作衍生出的保險金信托產品,它是一種純保單資產;實際操作過程中,我們建議把兩個工具結合起來使用。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家族信托成信托業突圍新風口——專訪中金財富管理部執行總經理李...》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