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行業墊底 山西信托“求嫁”心切

2018-03-22 00:01:29 北京商報 

  山西信托正站在一個重要關口。背後是過去多年的歷史包袱:數起風險事件交織,業績排在行業末遊……面前則是有望帶公司走出低迷的新控股股東:3月16日,山西信托增資擴股事項在山西省產權交易中心掛牌,擬引入一家戰略投資者。有消息稱,工商銀行(601398,股吧)有可能借此入局。在業內人士看來,銀行系信托的新身份將有助於山西信托的轉型,但如何擺脫區域經濟環境的影響,將成為山西信托能否逆襲的關鍵。

  迫切希望引入戰投

  從山西省產權交易中心官方網站掛出的本次增資擴股詳細信息來看,山西信托擬引入一家戰略投資者,認購14.12億-15.69億股新增股份,持股比例為51%;同時引入一家財務投資者,認購不超過1.51億股新增股份,持股比例不超過4.9%;原股東持股數量不變,具體持股比例將根據財務投資者認購情況確定。

  引入戰略投資者為本次增資成立條件,成功引入一家戰略投資者,本次增資擴股即完成;若最終沒有成功引入合格戰略投資者,則財務投資者引入也將不成立。山西信托還提出,增資後公司註冊地仍將永久設於山西太原,公司名稱也需含有戰略投資者和山西元素。

  價格方面,則是在評估價格基礎上,充分考慮信托公司牌照稀缺和控股權讓渡的實際,確定掛牌價格,並根據意向戰略投資者競標情況和綜合評審結果確定最終增資價格。目前掛牌價格為3元/股,掛牌期限為40個工作日,5月14日為期滿日。

  51%的股權,也意味著接盤者將成為山西信托的控股股東。這是繼日前中融信托之後,行業內又一筆大手筆轉讓股權的交易。但不同於中融信托股權變動中明確的交易雙方,山西信托的新股東仍然是個謎。

  市場有消息稱,引入的戰略投資者極可能是工商銀行。事實上,2017年8月,市場就一度盛傳“山西信托將以增資擴股的方式引入戰略投資者並出讓控股權,工行有意借機拿下信托牌照,雙方的洽談已有數月之久”。一位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雙方接洽的時間或更早,在2017年前,但彼時雙方均表示有確切消息及監管批復後才會公布。

  對於“重現江湖”的這一消息,雙方更為緘默。北京商報記者本周多次致電山西信托,但截至記者發稿前,電話未接通。工商銀行對於這一事件也並未做出回復。山西產權交易所的一位相關負責人表示,通過交易所公開掛牌投資的話,符合條件的所有人都可以報名,最終誰來摘牌是完全不確定的,最後還是根據報價價格、對標的企業前景規劃等來定。不過上述業內人士分析稱,工行的可能性還是很大,因為從山西信托列出的條件來看,符合條件者並不多。

  兌付困局伴隨低迷業績

  山西信托手握的王牌,就是信托牌照,擁有著其他金融牌照望塵莫及的、能整合運用幾乎所有金融工具的“特權”,一張牌照就堪稱一個全牌照金控集團。“牌照稀缺性”令信托公司股權受到各路資本的追逐。但山西信托近年並未把牌照優勢完全發揮出來,因為應對一件接一件的“麻煩事”已讓人焦頭爛額。

  風險事件就是其一。從2013年被卷入山西聯盛能源集團的破產案,到2018年初的3款信托產品逾期,對山西信托盡調是否到位、是否及時制定了還款計劃等質疑聲隨著舊案新案的疊加一直不斷。

  對年初爆發的違約項目,山西信托最近一次表態是在2月初,2月10日、11日公司官網連發兩則公告,稱公司嚴格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對項目進行管理,對風險進行隔離,並采取多措並舉的辦法、手段處置化解風險,為投資者的利益最大化認真履職盡責。同時還否認並斥責“以自有資金兌付”等傳聞,並發出律師聲明。

  涉及聯盛集團的項目解決進程則更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拉鋸戰。據山西信托官網2月2日發布的相關信托計劃臨時信息披露公告顯示,公司於1月初就聯盛管理人要求簽訂留債協議等事宜向投資人進行披露,並通過電話及郵件方式召開受益人大會,征求受益人意見。但截至表決結束日,收到的有效電話和郵件表決僅占信托計劃全部信托單位份額的43.16%,收到的69票表決意見也全部為“不同意”,這兩項均未滿足《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中關於召開受益人大會的規定。

  風險事件對山西信托的負面影響並不僅在信譽層面,公司近年在很多方面都已掉隊。例如註冊資本金的擴充,僅2016年以來,行業內就有約一半的公司實現增資,頻率高到讓人眼花繚亂,“百億級俱樂部”已有5位成員,山西信托13.57億元的註冊資本金尚為當前行業平均水平的約1/3,在行業68家公司中排在第54位。

  資本實力又牽制了公司的業務開展,信托資產規模排在行業末遊,業績更是連續多年“開倒車”。2013-2015年,山西信托營業收入一路下滑,規模從6.1億元降至3.1億元,幾乎“腰斬”。凈利潤縮水甚至超過一半,從2013年的約2.1億元降至2015年的9354.47萬元。雖然2016年山西信托業績有所起色,但也只是回到2012年的水平上下。2017年公司業績再次下跌,營業收入3.1億元,凈利潤7346.76萬元,為近八年低點。今年初,62家信托公司在中國貨幣網披露了未經審計的2017年財務數據,其中,山西信托位列倒數第二。

  區域性難題待解

  也因如此,此次增資擴股對於山西信托至關重要。業內人士指出,按照前述猜想,如果工行入局,山西信托將變身為銀行系信托公司。

  此前已有4家銀行系信托公司嘗到甜頭,分別為興業銀行(601166,股吧)控股的興業信托、建設銀行(601939,股吧)控股的建信信托、交通銀行(601328,股吧)控股的交銀國際和浦發銀行(600000,股吧)控股的上海信托。據統計,近年這4家信托公司管理的資產規模都在行業裏領跑。

  “引入銀行股東對於推動山西信托發展具有非常積極的意義,銀行系信托公司最突出的優勢是通道業務,雖然現在嚴監管下這個優勢發揮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約,但是在項目資源、客戶資源、資金資源、其他牌照公司業務協同、品牌影響力等方面仍會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和釋放。”信托業資深研究員袁吉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他提到的“可能制約優勢”的政策,主要是指銀信通道業務的收緊。不少業內人士都認為,銀行系信托公司大量承接了來自股東的被動管理性業務,但是在“去通道”的大背景下,這一模式發展恐怕難以為繼。

  不過也如袁吉偉所分析的,“宇宙行”的各項資源都會惠及山西信托,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還進一步表示,工行能幫助山西信托跳出區域性限制。不得不提的是,山西這個曾“因煤而興”的省份,近年也“因煤而困”。山西信托在2016年年報中也坦言,山西省面臨破解資源型經濟困局的重大課題,存在突出短板,同時發展不足、經營粗放、規模不大、結構不優、質量不高、效益不好、創新不夠的問題也仍突出。地區經濟結構性矛盾突出,一煤獨大局面尚未有實質性改變,區域經濟環境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公司的經營。

  除煤炭行業,山西省內的一些企業運作也在近年出現問題,如山西信托踩雷的聯盛集團和今年初違約的3只項目的融資方(山西富豪全亞林家族控制的3家企業)都曾一度顯赫,企業經營不善又會給金融機構帶去壞賬。據央行太原中心支行公布的數據,截至2017年末,山西全省銀行業不良貸款余額794.3億元,同比下降13.3%;銀行業不良貸款率3.51%,同比下降0.99個百分點,不過依然明顯高於全國1.74%的平均水平。“如果工行成為山西信托控股股東,山西信托的業務發展有望全面推進,甚至不排除從行業末遊跳升至中遊的可能。”廖鶴凱說道。

  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 王晗/文 張彬/制表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行業墊底 山西信托“求嫁”心切》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