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毛阿敏老公把中融信托賣了 中植集團這樣回應

2018-03-13 01:30:00 和訊名家 
作者丨張譯文 韓蕾來源 丨野馬財經
作者丨張譯文 韓蕾來源 丨野馬財經

  中融信托解直錕賣了!

  靜水流深,暗流湧動。

  這兩年,毛阿敏的老公解直錕算是妥妥的水逆,隨之來襲的各種猜測也層出不窮。而前段時間毛阿敏出席了東方衛視2018年跨年晚會,一度被業界視為平安落地的信號。

  3月12日,經緯紡機(000666,股吧)(000666.SZ)“擬購買中植集團所持中融信托全部股權”的消息一出,資本市場再度為這個神秘的男人而躁動。

  值得關註的是,2017年11月,中融信托剛連續獲得包括“中植系”在內的眾股東不斷加碼增持。這次又會是一場怎樣的變奏曲?

  全部股權拱手相讓

  3月12日,經緯紡機公告稱,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中植企業集團有限公司所持中融信托約32.9864%股權。

  經雙方初步協商,公司向中植集團發行股份數量預計不超過3億股,交易完成後經緯紡機將持有中融信托約70.4562%股權,公司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事項構成重大資產重組。

  此外,中植集團承諾,本次交易完成後,中植集團所持股權將根據法律法規的要求進行鎖定,中植集團永不謀求上市公司實際控制權。

截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截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註意到,截止本次交易前,中融信托的持股比例為經緯紡機持股37.47%、中植集團持股32.99%、哈投資持股21.54%和沈陽安泰達持股8.01%。

截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截圖來源:巨潮資訊網

  值得關註的是,如果這次換股交易完成後,經緯紡機接替原第二股東中植集團所持股份,中融信托變為央企下屬信托公司,而中植集團換股後只是變成經緯紡機的第二大股東(按不超過3億股計算)。有一私募負責企業收並購專業人士陳偉告訴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此前中融信托的主導方是“中植系”,這次股權變更後,涉及的領導層肯定會更換,中植徹底失去了中融信托的控制權。

  對於此次重組事件,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第一時間致電中植集團,其集團相關人事對野馬財經獨家回應稱,此次轉讓中融信托股權,是中植集團近年來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進行產融結合戰略轉型,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又一有力舉措。未來,中植集團將進一步整合調整自身業務模式,以促進國家產業轉型升級為己任,按照深化供給側改革的總要求,將投資扶植高端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等國家“十三五”規劃的重點產業作為產融結合的服務方向,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深入推動資本與產業的融合。

中植集團給野馬財經的回復全文
中植集團給野馬財經的回復全文

  盡管中融信托只是“中植系”布局金融體系的一部分,但它在其資本運作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國”字軍——中融信托

  中融信托成立於1993年,其前身為哈爾濱信托投資公司,成立於1987年。

  2002年,中植企業集團聯合哈爾濱市國資委、黑龍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爾濱宏達建設公司等五家企業,共同出資重組中融信托。工商信息顯示,重組後的中融國際信托有限公司註冊資本80億元,“中植系”為主導方。

  “中植系”掌門人原名解植坤,後改為解直錕。至於為何改名,外界猜測有不少猜測。但“中植系”一位跟隨解直錕多年的內部人士對野馬財經透露,出於八卦五行運勢和風水考慮,因為木克金,擔心會不利於做金融,所以把名字中的“植”改為“直”,把“坤”改為金字旁的“錕”。但人算不如天算,不曾想改名後的解直錕居然把“中植系”金融資產裏最值錢的中融信托給賣了。

  2010年,解直錕將股權轉讓給經緯紡機(000666.SZ),讓出第一大股東之位,中融信托變身“國”字軍。

  這樣一來,從股權結構上看,中融信托有了央企背景。證券從業者付明表示,通過將中融信托第一大股東的身份轉讓給央企,中植企業集團一方面規避法律風險,另一方面憑借國企身份獲得了更大的發展機遇。

  但前述中植企業集團前員工指出,經緯紡機控股後,並沒有參與到中融信托的日常經營中,只能算是財務投資。再者,中融信托的高管亦未發生改變,中融信托仍然保持著當初靈活的民營風格。

  而中融信托短短幾年發展的過程中把規模從幾百億的小公司發展到國內排名第二的信托公司,靠的就是這種靈活、激進的風格,也就是業內所謂的“狼性文化”實現了快速擴張。

  據一位中融信托前員工透露,中融信托工作風格十分自由,制度靈活,以業績和結果為導向,鼓勵員工開拓進取,同時收入分成也很高,能夠很大地激勵員工的主動性和工作熱情。

  中融信托未經審計的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其實現營業收入65.3億元,同比略降3.91%;實現歸屬於母公司的凈利潤27.39億元,同比增長4.1%,為業內第四。不過結構出現變化,投資收益大幅攀升,而信托收入下降。

  更加引人關註的是,2017年中融信托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為30.75億元,較上一年度下滑兩成。但這些絲毫不妨礙此前其在“中植系”內扮演的重要角色——既是融資主體,也是投資主體。

  依據工商信息可查,中融信托所投公司有171家。2016年年報披露,中融信托合並管理資產8584.72億元,其中,自有資產256.51億元,信托資產6829.67億元,子公司受托管理資產1498.54億元。而信托資產主要投向金融機構及實業,占比分別為40.8%和37.8%,而基礎產業、房地產、證券市場等投向均低於10%。

上圖為天眼查中融信托投資171家公司圖
  上圖為天眼查中融信托投資171家公司圖

  同時,“中植系”頻繁利用中融信托為旗下公司輸血,進而形成交叉合作、風險分散的混業金融業態。如果說“中植系”的各個上市公司及各類資產就像是一顆顆珠子,那麽,把這些珠子穿起來的線就是中融信托。

  融資先鋒,模式激進

  具體而言,“中植系”通過中融信托籌措資金、收購原始資產,隨後參與上市公司資本運作獲得股權或現金,進而與上市公司及其關聯方合作,再通過中融信托籌措資金繼續並購資產,如此循環往復。“中植系”體系內各個公司間還會互相協同合作,接續資金、放大杠桿、分散風險。

  2013年6月,興業礦業(000426,股吧)(000426.SZ)擬向大股東興業集團及西北礦業定增1.04億股募資10億元。發行後西北礦業躋身第二大股東。

  據查,西北礦業大股東為北京興嘉盈,北京興嘉盈由“中植系”旗下西部建元(現名為海潤泰達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

  截至2012年5月,西北礦業經過數次股權轉讓,興嘉盈成為持有其65.6%股份的控股股東。

  在這一時期內,中融信托於2008年6月設立西北礦業信托計劃,融資規模1億元,用於受讓興嘉盈持有的西北礦業增資擴股收益權。

  2010年起,中融信托又成立3.5億元的興嘉盈貸款信托計劃,以及4期累計達4億元的西北礦業信托計劃,由西部建元或興嘉盈持有的西北礦業股權提供質押擔保。

  可見,“中植系”通過興嘉盈逐步收購西北礦業控制權,所需的資金來源於中融信托,而收購後又再設新信托計劃獲取更多資金。

  金飛達(002239,股吧)(002239.SZ)收購興嘉盈所持卡西礦業45%股權一例,也與西北礦業案例有相似之處。

  對此,付明曾對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指出,“利用信托資金為自己收購過橋,然後溢價出讓,這種做法就是有牌照的空手道。”

  此外,2016年,中融信托的信托資產主要投向為發放貸款及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投資,占比分別為22.55%和36.01%。中融的信托貸款一直被業內指,模式激進。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也註意到,工商資料顯示中融信托有107條訴訟案件,其中包括了不少信托貸款違約,發生風險的案例。

  中融信托實際控制人變更之後,你認為中融信托還會保持市場化、激進的風格嗎?評論中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野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毛阿敏老公把中融信托賣了 中植集團這樣回應》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