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天津信托“三宗罪”:資金池、監控不力、超限結構化

2018-03-05 08:15:50 中國經營網  崔文官

  一吃就是三張罰單,對於天津信托來說,這個春節有點“堵”。日前,銀監會發布的天津銀監局行政處罰信息公開表(津銀監罰決字〔2018〕21號、25號、27號)顯示,天津信托存在資金池信托業務新增非標資產入池、未如實披露信用風險;地方融資平臺貸款業務未直接對應項目、資金使用監控不到位;證券信托結構化比例超過法定上限違法違規行為。

  對於天津信托上述三項違規行為,天津銀監局對其開出三張罰單,共計罰款100萬元。有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此前就已經預判到,進入2018年後,監管部門還將延續2017年強監管高壓的態勢,資管新規的落地可能會比預期來得更快,如何順應大勢、規範經營成為信托業在新一年發展的關鍵點。”

  違規被罰

  在2017年“強監管”的持續下,2018年以來信托業罰單數量也不斷增加。日前,銀監會網站掛出天津信托3張罰單。這也是近三年,天津信托首次遭遇行政處罰。

  銀監會網站信息顯示,此次3起行政處罰作出時間均為1月19日,其中天津銀監局對天津信托資金池信托業務新增非標資產入池、未如實披露信用風險違法違規行為罰款人民幣50萬元。行政處罰依據為《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於信托公司風險監管的指導意見》《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信托公司風險監管工作的意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此其一。

  其二,天津銀監局對天津信托地方融資平臺貸款業務未直接對應項目、資金使用監控不到位違法違規行為罰款人民幣30萬元。行政處罰依據為《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於信托公司風險監管的指導意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

  第三,天津銀監局對天津信托證券信托結構化比例超過法定上限違法違規行為罰款人民幣20萬元。行政處罰依據為《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信托公司風險監管工作的意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

  查看上述處罰信息,不難發現天津信托此次處罰的事由分別為非標資金池、融資平臺以及證券信托的合規問題,正是這兩年監管的重點關註領域,而在此之前已經有多家信托公司因相關問題“踩雷”。

  信托專家孫飛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非標準化資金池信托業務是指‘信托資金投資於資本市場、銀行間市場以外沒有公開市價、流動性較差的金融產品和工具,從而導致資金來源和資金運用不能一一對應、資金來源和資金運用的期限不匹配的業務’, 一方面其存在項目運作不透明、資金流向不清楚的問題,風險難以確定;另一方面在滾動發行運作的情況下,一旦相關非標資產出現問題,其風險將在金融機構間產生連鎖反應。”

  實際上,實際上“非標資金池”可算是資管業內長期以來的監管重點之一。銀監會過去幾年采取了多項監管措施清理非標資金池。一是明確非標資金池清理要求;二是持續推進存量業務清理;三是加大相關排查力度;四是督促信托公司加強表內外流動性風險管理。

  值得註意的是,天津信托近年來斥巨資陸續投資了多家企業,多數為投資公司的形式存在,據記者統計,自2015年以來,天津信托對外投資的金額已超過110億元,巨額的資金來源及去向並不為外界所知。

  除去非標資金池,融資平臺業務違規近兩年也是監管的重點,不只天津信托,山東信托、國通信托、萬向信托等公司近期都因“違規接收地方政府部門承諾函”“違規要求提供擔保”等原因而收到罰單。

  而在近期多地省級政府通報違規舉債情況來看,今後信托公司因對地方融資平臺的違規融資、違規擔保等問題而產生的罰單將持續增加。

  對於此次處罰,天津信托相關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目前此事不好回答,一切以公司官網的公告為準。”

  不過天津信托相關人士公開表示,此次被處罰,是因為2017年以來,各地銀監局開展了“三三四”現場檢查,天津監管局對轄區內金融機構進行了周密檢查,此次行政處罰也是現場檢查的結果。在監管形勢持續嚴峻的大環境下,天津信托將對此次處罰將認真對待並積極予以落實整改,且部分涉及項目在檢查前已經結束,不影響公司正常經營。

  監管升級

  2018年年初,雲南省級國資平臺雲南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曾被爆出存在信托延期兌付的情況,引發市場關註。雖然最終涉及項目在1月中旬以順利支付信托收益和延期利息收尾,但仍引起投資者對地方平臺債務的隱憂。

  在此前出臺的《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曾要求,“融資平臺公司融資和擔保要嚴格執行相關規定。經清理整合後保留的融資平臺公司,其融資行為必須規範,向銀行業金融機構申請貸款須落實到項目,要嚴格按照規定用途使用資金。”而回看天津信托處罰原因中的“地方融資平臺貸款業務未直接對應項目、資金使用監控不到位”正是違反了上述要求。

  天津信托此次被處罰證券信托結構化比例超過法定上限也是信托業內乃至資本市場的熱點問題之一。此前58號文對證券投資信托結構化上限曾明確規定,“信托公司應合理控制結構化股票投資信托產品杠桿比例,優先受益人與劣後受益人投資資金配置比例原則上不超過1:1,最高不超過2:1,不得變相放大劣後級受益人的杠桿比例。”

  近期有消息稱,多家信托公司稱接到當地銀監局口頭通知,要求停止開展設有中間級的結構化證券投資業務,也就是夾層場外股票配資業務。2018年以來,華鑫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陸續以內部通知等方式,稱公司將暫停設置有中間級(夾層)的結構化證券投資類業務。

  根據銀行間市場披露的2017年未經審計財務報表,天津信托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12.94億元,同比增長15.12%;實現凈利潤 5.64億元,同比增長46.11%。從行業排名看,天津信托營業收入排在第30位,凈利潤排在第41位,凈利潤水平較營收水平排名較低。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天津信托“三宗罪”:資金池、監控不力、超限結構化》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