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愛建信托上訴失敗 另起爐竈索8億

2017-12-04 07:57:08 投資者報 

  愛建信托一樁涉及數億元的疑案在延宕11年後再起波瀾,多年前的一紙協議能否經由法律判決推翻成為焦點

  《投資者報》記者 占昕

  自今年2月上訴請求未獲最高人民法院支持後,11月中旬,上市公司愛建集團子公司愛建信托“另起爐竈”,以原“哈爾濱信托計劃”信托管理人身份就哈爾濱愛達投資置業有限公司(下稱“哈愛達”)尚未歸還的6.5億元債務及其利息共計8.62億元,依據不同標的物,在上海市一中院分三案分別提起訴訟,追索相關資產和權益。

  與之相對的,去年11月,哈愛達在黑龍江高院起訴,要求推翻2011年愛建信托與哈愛達及其實際控制人顏立燕簽署的《關於債權債務清理及遺留事項處理整體框架協議》(下稱“《框架協議》”),認為愛建信托利用顏立燕面臨刑事判決不利地位在上海主審法院的協調下簽署,該等行為當屬無效的訴訟目前還未有結論。

  實際上,這是一起綿延11年的陳年舊案,個中關系復雜,雙方各執一詞。然而遺憾的是,愛建信托董秘辦人士向《投資者報》記者表示,其母公司上市公司對采訪有嚴格規定,需聯系愛建集團董秘辦。但記者多次撥打愛建集團董秘電話無人接聽,郵件未有回應。而記者聯系哈愛達的總部,先後請接線員聯系公司總經辦、辦公室或其他任何負責接待媒體的部門,對方始終表示“沒有對應部門可聯系”。

  舊案新訴簽下協議

  擺在愛建信托面前的“哈爾濱信托計劃”可能是該公司目前最為棘手的重大未決訴訟。作為愛建信托尚未處理停當的歷史包袱,哈愛達的突然反擊,將這件延宕11年的信托糾紛案重新拉回到人們的視線。

  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愛建信托設立了“哈爾濱信托計劃”,但哈愛達未能如約交付信托資產,且信托資產嚴重不實。原定於2009年4月到期,後經該信托計劃受益人同意延期至2012年4月,但這期間又發生了其他事情。

  2009年,愛建信托原有關經營負責人員因涉嫌經濟犯罪被有關部門進行司法調查。2011年,上海市一中院對此事進行一審判決,被告人顏立燕、馬建平、劉順新、陳輝分別獲刑。

  值得註意的是,除顏立燕外,其余3人曾是愛建方面的人,劉順新原為愛建股份(600643,股吧)副總經理、愛建證券董事長,馬建平原為愛建信托總經理,陳輝原為愛建信托總部總經理、愛建證券董事。

  判決同年,愛建信托認為,由於哈愛達實際控制人顏立燕涉嫌經濟犯罪,致使此前設立的哈爾濱信托計劃面臨巨大風險,2011年6月,愛建信托與哈愛達、顏立燕簽署《框架協議》及相關文件,這也是上文哈愛達起訴請求判決為無效的文件。

  愛建上訴請求未獲支持

  在2011年的《框架協議》中,哈愛達確認應付愛建信托19億元人民幣債務,顏立燕願就此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擔保,其中:哈愛達以關聯企業上海新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新淩公司”)100%股權抵付債權金額人民幣11.6億元,新淩公司股權過戶到愛建信托名下;哈愛達應償付債務人民幣7.4億元,並以相應房產做抵押擔保等。

  但五年後的2016年11月,哈愛達等突然在黑龍江高院起訴請求判令《框架協議》無效,並提出相關財產保全。同月,黑龍江高院依法凍結、查封了新淩公司100%股權、新淩公司位於上海西藏南路的45套房屋和陸家浜路的7套房屋等。

  在黑龍江高院查封後,愛建信托、鵬慎公司及愛建集團緊接著提出管轄權異議及財產保全裁定復議申請,內容包括:一、請求黑龍江高院將本案移送至上海市高院審理;二、請求黑龍江高院依法撤銷相關《民事裁定書》,將上述被凍結、查封的股權、房產予以解凍、解封,並要求哈愛達等被申請人承擔其經濟損失。

  值得註意的是,今年2月,《投資者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的二審民事裁定書,愛建信托的上述訴求並未獲得最高院支持,理由為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

  “爭奪案件管轄權可能會對一方有幫助,但愛建信托並未獲支持,現在另起爐竈重新起訴也沒問題,因為信托合同裏一般會約定信托公司所在地管轄,這幾個案子之間相互會有牽扯。”某資深信托法律人士向《投資者報》記者表示。

  而今,當去年11月哈愛達的起訴還未有裁判結果時,今年11月15日,愛建集團公告其子公司愛建信托也向上海一中院提交新訴訟請求。

  公告中,愛建信托稱,《框架協議》中新淩公司股權過戶到愛建信托名下,已做項目的信托資產予以分配。哈愛達應償付的7.4億元債務,除已歸還的0.1億元及另案處置的0.8億元外,尚余6.5億元債務,部分辦理抵押手續,部分以房產抵債。其中,愛建集團作為“哈爾濱信托計劃”持有人之一,通過信托財產分配持有作價1.69億元的相應房產。

  但愛建信托同時稱,此後哈愛達僅完成抵債房產的預售登記工作,抵押部分的債務未予清償,雖經多次督促,但遲遲未依法據約向愛建信托交付抵債房屋並完成產權登記變更,因此再提起訴訟。

  “愛建的上訴現在程序部分經一、二次裁定告一段落,哈愛達的起訴接下來黑龍江高院會進入實體審理階段,審理完做出判決任何一方不服會上訴到最高院,而愛建信托在上海一中院起訴的三個案件,正常一審一中院,二審高院,申請再審還是到最高院,所以最多最後可能還是由最高院做出判定,大體是這個框架。”該法律人士推測。

  對公司影響暫無法判斷

  而在更多業內人士看來,由於時間太久,很多事情難以判斷,即便是接受《投資者報》記者采訪的愛建信托中層人士也表示自己並不很清楚。

  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所高級合夥人許海波認為,當年清償協議的法律效力能否被挑戰,是一個重點和難點,而這只能依據具體案情和當時的證據進行分析和角力。

  “拖延很久可能有諸多原因,例如歷史遺留問題、刑民交叉導致糾紛復雜化,原信托計劃的交易對手以乘人之危為由要推翻之前達成的清償協議,黑龍江高院已受理,不同轄區的法院介入訴訟、案情復雜,以及涉及不動產處置等等。” 許海波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

  而如今的三份起訴是否會對上市公司損益產生負面影響,愛建集團則稱,因案件尚未開庭審理,暫無法判斷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後利潤的影響。■

(責任編輯:李興旺 HF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愛建信托上訴失敗 另起爐竈索8億》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