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行業動態 信托研究 信托產品 公司新聞 信托視點 信托專題
證券信托 貸款信托 股權信托 權益信托 組合運用 公司專欄 和訊聚財

信托公司吹響重啟上市集結號 22年沈默有望打破

  • 字號
2016-05-16 17:47:15 來源:投資者報 

  自上個世紀90年代,安信信托、陜國投兩家信托公司上市後, A股市場就再未有信托公司上市。22年間,信托公司始終未放棄上市的希望,不斷發起上市衝鋒,但均以失敗告終

  信托公司上市不被監管層放行有多方面原因。“信托業信息披露不足、風控難而且缺乏核心業務模式、盈利恐不可持續”,是證監會曾經給出拒絕的理由

  在逐漸加入了資本監管條例後,信托公司開始吹響上市集結號。目前完成股改的15家信托公司,或都有上市的戰略計劃。一份信托行業協會的調研情況曝光,其中透露出至少8家信托公司已經開始計劃上市事宜

  信托的直管機構銀監會對信托上市持支持態度,但證監會對信托業卻有較深的忌諱。要想拿到上市通行證,信托公司還需在加強風控管理、積極轉型、尋求適合自身發展的穩定上升業務模式上多下功夫

  信托上市的鼓點越敲越快。

  自年初就從多方傳出信托A股上市閘門將再次開啟。近日,江蘇信托擬借殼上市的消息更將信托上市話題炒作推向小高潮。

  自上個世紀90年代,安信信托、陜國投兩家信托公司上市後, A股市場就再未看到過新上市信托公司的身影。“信托業信息披露不足、風控難而且缺乏核心業務模式、盈利恐不可持續”,是證監會曾經給出拒絕的理由。

  但在信托監管走上正軌之後,信托公司上市的需求愈加迫切,銀監會也開始在越來越多的場合表示支持信托上市。信托業協會還對中信信托、重慶信托、山東信托、渤海信托、長安信托、中航信托、華寶信托、華潤信托8家信托公司的上市準備情況進行了專項調研。

  種種跡象表明,信托公司重啟上市的集結號已經吹響。

  信托上市暗流湧動

  近日,*ST舜船發布的資產重組預案,引起多方對信托上市開閘的猜測。

  根據方案,*ST舜船擬通過發行股份方式購買間接控股股東江蘇國信集團持有的江蘇信托81.49%股權以及相關火力發電企業股權。其中,江蘇信托股權的交易價格為83.48億元。此舉被認為是*ST舜船最後的保殼舉措。

  資料顯示,江蘇信托前身為江蘇省國際信托投資有限公司,2013年12月份註冊資本增加至26.83億元,控股股東為江蘇省國信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江蘇國信集團”),*ST舜船和江蘇信托的實際控制人均為江蘇省國資委。截至2015年末,江蘇信托資產總額為91億元,負債總額為3.49億元,凈資產為87.52億元,2015年實現營業收入為16.4億元,凈利潤為13.4億元。

  “將江蘇信托註入*ST舜船主要是大股東的意願,希望保住*ST舜船的殼。2014年8月起王樹華擔任過*ST舜船的董事長,但在去年11月又轉任江蘇信托董事長,江蘇國信集團可能早就在謀劃保殼的事情。”一位信托研究人士表示。

  如若此次*ST舜船保殼成功,江蘇信托將成為二十多年來再次登錄A股市場的首家信托公司。

  盡管江蘇信托是否能夠借殼上市成功還依舊是個問號,但今年信托公司上市開閘的傳言早已是暗流湧動,大有呼之欲出之勢。

  去年年底以來,就有多位銀監會官員表態,支持有條件的信托公司上市融資。但至今相關細則一直沒有出臺。

  目前,在全國68家信托公司中除了已經上市的2家公司,另外已有15家信托公司完成股改。在業內人士看來,完成股改的信托公司都有上市的戰略計劃,目前已經不局限於A股,港股、新三板等也進入了部分信托公司的考慮範疇。

  一份信托行業協會就信托業務發展的調研情況曝光,其中透露出至少8家信托公司已經開始計劃上市事宜。這8家信托公司分別是中信信托、重慶信托、山東信托、渤海信托、長安信托、中航信托、華寶信托、華潤信托。

  此次調研涉及角度廣泛:戰略管理、子公司的設立、引入戰略投資者、公司上市、基礎產業信托業務、資產證券化信托業務、公益信托業務、證券投資信托業務、私人股權投資信托業務、並購信托業務以及金融機構信托業務等等都有涵蓋。

  而公司上市部分調研問題包括兩個:其一,公司是否已有上市計劃?若有,是否已開始具體實施,計劃上市的交易場所是哪個?其二,上市計劃推進過程中遇到的主要困難是什麽?公司層面準備如何解決?有何政策建議?

  透露出上市意圖的8家信托公司中,其中的多家公司此前就上市相關問題有一定的表態或為媒體所披露:中信信托此前有公司高管表態,正在研究上市問題;重慶信托去年完成股改,內部人士表示啟動上市計劃;山東信托方面,有媒體報道,該公司已經著手赴港上市事宜;渤海信托已經完成股改;長安信托掛牌新三板準備工作完成,但監管一直表態“曖昧”,上市進程暫停。

  而其他公司如中航信托、華寶信托、華潤信托,則是首次讓外界知悉其亦有上市意向。

  22年間未有新公司上市

  目前單純以信托公司為主體上市的僅有兩家:分別是陜國投和安信信托。另外還有4家信托公司的股東是上市公司。

  就單純以信托公司為主體上市而言,繼陜國投和安信信托1994年上市後的22年來,再無信托公司上市。

  但在這22年中,在經歷完六次信托業大整頓從而走向相對穩定的發展軌道後,信托公司重升上市希望,自2007年以來開始不斷發起上市的衝鋒號角。

  2008年,北國投試圖與ST玉源重組,借殼上市。“以新增股份換股吸收合並北京信托一事,已獲得北京市國資委、中國銀監會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部、北京銀行監管局的原則同意文件及批復。”當時ST玉源發出這樣的公告,並承諾在2008年10月15日前取得中國銀監會的正式批準文件。但最終沒有等到證監會的批復,雙方的重組合並無疾而終。

  同年,上市公司*ST四環發布公告稱,與北方信托簽署相關吸收合並協議,將現有全部資產及負債出售給原大股東四環集團,並以4.52元/股發行新增股份換股吸收合並北方信托,並更名為北方信托。但最終同樣以失敗告終。

  中信信托也曾一度尋求借殼上市,2007年1月16日,安信信托發布反向收購重組方案,擬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收購中信信托100%的股權。按照這紙方案,中信信托將借殼安信信托實現上市,中信集團將成為安信信托的控股股東。

  但重組的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2008年6月,重組方案獲得了證監會並購重組委員會的“有條件通過”。但在此後長達3年多時間裏,雙方重組一事卻最終沒了下文。2011年,在銀監會、證監會等多方授意之下,重組雙方完善重組材料再次上報,然而行至2012年1月,卻最終迎來了證監會的一紙禁令。

  長達6年的愛情長跑未能開花結果,安信信托也不得不另謀出路,開始啟動被同時擱置的實業資產剝離、換發新牌照工作。而中信信托還在繼續苦苦尋求上市之路。

  2012年2月,IPO預披露的數百家待審企業名單中,中海信托赫然在列,被視為是間隔18年後信托公司IPO的“破冰”之舉,但最終結局卻是撤回了申請。

  上市路雖苦,卻抹殺不了信托公司上市的鬥誌。很多信托公司仍然激情昂揚地奔波在上市的路上。

  發展不透明引忌諱

  在當前經濟環境下,金融機構中信托業屬於盈利能力比較強的行業。

  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統計,2015年末,信托業實現營業收入1176.06億元,較2014年末的954.95億元同比增長23.15%,較2015年三季度環比增長27.27%。相較2014年14.70%的同比增速,2015年經營業績表現良好。同時,信托業利潤亦保持了增長勢頭。2015年末信托業實現利潤750.59億元,較2014年末的642.30億元增長16.86%。人均利潤是衡量行業盈利水平的主要指標,2014年末信托行業的人均利潤為301萬元,2015年末則上升到320萬元,同比增長6.31%。

  這樣的業績遠遠高於上市銀行業績,緣何信托公司上市就如此艱難?

  “說信托公司衝了20多年都沒能上市稍顯不客觀,因為在過去的環境下,至少有一半的時間信托並沒有上市的衝動和需求。我們都知道,銀行業務的發展有賴於資本金約束。但在很長一段時間,信托並不受資本的約束,即便投資衝動強烈,也無需通過股市融資。換句話說,很多只有十幾個億註冊資金的信托公司,做幾百個億的業務毫無問題,不存在補充資本的需求。”一位信托業人士表示,在逐漸加入了資本監管條例後,信托公司才開始謀求上市之路,來和銀行一樣緩解資本壓力。

  按這位信托業人士觀點認為,信托公司渴望登陸資本市場時間大約近10年。10年亦是一個不短的時間,監管始終不放行有多方面原因。

  從行業發展來看,信托公司的業務形態、業務環境、業務政策一直在變化,難以穩定,讓證券監管機構舉棋不定。信托行業、信托公司在中國誕生後到目前為止,中間的業態表現形式非常不一。從1982年起,一直到2007年“一法兩規”的出臺,信托業一直處在全行業不斷被清理整頓的過程,前後經歷過六次大的整頓,其平穩發展的階段並不算長。“1994年還處在信托業第四次清理整頓中,當時的整頓重點是裁撤關停信托機構,尤其是銀行和其他國有企業機構控制的信托公司,因此,大部分信托公司當時是處於準備清算的狀態。可以說當時安信信托、陜國投上市並非是企業有上市需求,而是當時的證券市場需要豐富上市公司的業態形式。”前述信托人士表示。

  在經歷整頓後,信托業的發展環境穩定了五六年,信托公司基本形成了一套穩定的業務模式,但信托上市依然未被放行。“監管部門對信托公司上市保持很強的慎重性,一個是因為信托歷史上相當一段時間的野蠻發展史,讓監管心存余悸,恐其放行後成為被操縱的工具,對資本市場帶來影響;另一方面,監管層認為信托業目前信息披露不足、風控難而且缺乏核心業務模式、盈利恐不可持續。”前述信托人士稱。

  格上理財分析師王燕娛表示,或許正是因為信托公司的實力都很不錯,導致同質化較嚴重,缺乏明顯有競爭力的業務,被認為盈利不可持續,加上信托的私募性質,信息披露不充分等因素,信托公司上市之路一直較為坎坷。

  雖有銀監會支持仍需自強

  事實上,信托的直管機構銀監會對信托上市是持支持態度的。

  2014年中國信托業年會上,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表示,信托公司可以通過上市、引進外資來做大資本。業內人士認為這是銀監會明確向外界表示支持信托上市的信號。

  之後銀監會信托監管部主任鄧智毅撰文表示,銀監會支持信托公司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持符合條件的信托公司上市與並購重組。

  這些表態讓信托公司激動了一陣子,但很快就意識到現實:信托公司上市還沒有明確的上市條件。

  “信托公司上市是一次面向公眾化的嘗試,不僅能提升信托公司的內在價值,還能為信托公司塑造新的形象,提振公眾信心。”王燕娛表示。

  去年4月,銀監會下發《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征求意見稿),銀監會明確提出了信托公司IPO和借殼上市及新三板上市的條件。

  根據該征求意見稿,擬申請IPO的信托公司應具備的主要條件包括:公司最近1個會計期末凈資產不低於10億元;最近3個會計年度連續盈利,且3年累計凈利潤不低於10億元;公司業務在行業內具有一定規模和競爭力等。

  熟知信托業情況的人士肯定知道,上述條件並不苛刻。而對申請借殼上市或掛牌新三板的信托公司,要求則更為寬松。主要包括:公司最近1個會計期末凈資產不低於10億元,最近3個會計年度至少兩年盈利,且3年累計凈利潤不低於5億元;公司業務在行業內具有一定規模和競爭力等。

  該征求意見稿的出臺,讓業界精神為之一振。

  但很快又遭當頭潑水。銀監會去年6月正式出臺的《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中,有關信托公司再融資的內容卻被全部刪除。看起來,似乎信托上市又回到了原點。業內人士揣測,上市條件應該由證監會制定,因此在正式頒布時將該部分刪除。

  “在信托上市方面,證監會態度和銀監會完全不同。不管條例有沒有,銀監會對信托上市是支持的,但證監會對信托業卻是有很深的忌諱,短期內還很難放行。”前述信托業人士稱。

  比如前述中信信托借殼安信信托的6年重組路,以及陜國投的借殼計劃,無一不是通過了銀監會的批準,卻都在“臨門一腳”時卡在了證監會。

  證監會給出的意見認為信托業存在信息披露不足、風控難而且缺乏核心業務模式、盈利恐不可持續等問題。這些問題也的確是信托業的痛點,產品信息披露不充分是公認的事實,而近年來頻繁爆發的信托兌付危機也驗證了信托風控管理存在漏洞。

  但信托業近兩年來一直在努力彌補這些短板,包括翔實產品信息、建立信托業保障基金、加強凈資本約束等,努力讓行業向更加健康穩定的方向發展。

  “何時能放行不好斷言,但信托上市已經變得非常急迫。”該信托人士稱。他認為信托業保障基金的征收很有可能把業內有些資本金少的信托公司的資本金都進行收繳,導致信托公司增資擴股迫在眉睫,打通股市的融資渠道意義非凡。“監管層對信托監管基本形成了穩定的思路和共識,對資產管理行業應當開展的業務也初步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對未來信托業的發展前景可能不會出現大的波動應該也形成了基本共識。因此上市開閘是遲早的事情。”

  “同時信托業要加強自律行為,加強風控管理,積極轉型,尋求適合自身發展的穩定上升業務模式,這才是信托公司上市拿到通行證的前提。”該人士建言認為。

(責任編輯:張義華 HF051)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信托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