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行業動態 信托研究 信托產品 公司新聞 信托視點 信托專題
證券信托 貸款信托 股權信托 權益信托 組合運用 公司專欄 和訊聚財

私募募集監管再升級 P2P定向委投式拆分借道信托

  • 字號
2016-04-20 04:49:4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李維

  針對私募基金募集行為的監管,如今進一步受到監管層的發文式約束。

  日前,基金業協會下發了《私募投資基金募集行為管理辦法》(下稱《辦法》),對私募基金產品募集環節的具體行為進行了明確;隨後有關公司型、合夥型、契約型三類私募基金的《合同指引》通知也一同下發。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此次針對私募基金募集行為的約束,或將對部分以定向委托投資模式,從事私募產品拆分的P2P類互聯網金融平臺帶來影響,其中《辦法》有關“不得拆分轉讓”的規定或將讓該類平臺面臨一定的清理壓力,其中已有平臺及相關方被監管部門所約談。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同時發現,當前亦有部分互金平臺仍在開展此類業務,且並將其底層資產從證監會監管的資管計劃更換為銀監部門監管的信托計劃。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信托產品也具有私募性質,但由於跨越了歸屬監管部門,而在信托計劃不在基金業協會備案的情況下,監管層或仍難於對該類情形進行有效治理。

  資管產品須從屬募集監管

  P2P平臺以“定向委投”模式開展的私募拆分業務,或將受到監管層的進一步約束,日前基金業協會針對私募基金下發《辦法》和《合同指引》,並對私募基金份額的拆分轉讓及投資者適當性要求作出詳細規定。

  “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為規避合格投資者標準募集以私募基金份額或其收益權為投資標的的產品”,《管理辦法》強調,“或者將私募基金份額或其收益權進行拆分轉讓,變相突破合格投資者標準。”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此前調查,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的一類業務或觸及了上述規定的紅線。

  該模式為P2P平臺設立一家關聯公司,公開募集資金的同時,以合格投資者的身份對資管產品進行投資,進而變相規避投資者適當性管理的有關辦法。(詳見本報2015年12月10日報道《起底P2P“資管拆分術”:互金模式狂飆曝“監管黑洞”》)

  不過,對於不同平臺來說,對待私募禁止拆分、轉讓的監管政策的態度也不盡相同,例如華東地區一家開展委托定投業務的互金平臺人士認為,其活期類產品背後對接的是基金子公司專項計劃,並不是此次監管層所強化管理的“私募基金”。

  “我覺得是有誤會,我們並不是私募基金,而是資管產品,所以這個禁止轉讓拆分應該和我們沒關系。”上海地區一位互金平臺人士辯解稱。

  但從業內人士和接近監管層人士的反饋來看,無論是券商資管產品,還是基金子公司專項計劃,該類具有私募性質的產品均從屬於私募基金的《監管辦法》。

  “無論是券商還是基金子公司的資管業務,都要遵從於私募基金的監管,私募基金的監管辦法其實相當於他們的上位法,”中銀律師事務所一位法律人士指出,“包括資產證券化,因為公募版的沒有放開,所以私募辦法也是這個業務的上位法。”

  事實也是如此,記者查閱現行的《證券公司及基金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及後來征求意見的資管業務辦法,其根據法規中均包含《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

  “理財產品目前只有公募、私募兩種,”一位接近中證協的券商人士也表示,“目前一些互聯網金融從業者可能對這個不理解,他們片面認為私募辦法管的只有私募基金,對資管業務的募集屬性的認識也有待提高。”

  平臺存清理壓力

  事實上,上述平臺的私募拆分模式距離受監管約束的日子正漸行漸近。據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人士透露,目前“定向委投”確實存在清理整頓壓力。

  “這塊確實存在一定的清理壓力,目前雖然沒有關閉資金入口,但未來可能會被監管層進一步的關註和要求整頓,”北京地區一家互金平臺負責人坦言,“但整頓也不可能一步到位,因為涉及到流動性管理的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了解到,華東地區的一家曾開展定向委投業務的大型互聯網金融平臺及與之合作的基金子公司,日前曾被監管部門約談。據一位接近該平臺人士透露,其該類業務已達千億規模。

  雖然如此,但記者發現此前報道的部分互金平臺,當前仍在對投資者開放投資端口。而值得一提的是,在對該類模式改造過程中,已有部分平臺鉆起了當前金融分業監管的漏洞。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北京一家互聯網金融平臺日前推出的短期理財產品“單月盈-第46-1期”,其資金投向就包含“信托計劃”的優先級部分,該產品年化收益率為7%,每份僅售100元。

  “借道信托可能的確是一種思路,因為如果信托計劃不在基金業協會備案,那麽最終這個產品的運作是不受私募監管約束的,”前述接近中證協的券商人士表示,“但信托本身監管也很嚴格,所以不排除銀監也會提出相應的監管要求。”

  而除監管套利的可能性外,利用信托計劃開展“定向委投類”業務也面臨一定的產品設計難題。例如有業內人士認為,在活期類產品的拆分上,券商、基金資管計劃或具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

  “這個業務(定向委投)其實是違規的做委外,許多投資交易決策是基金公司方面做的,流動性也要靠投資團隊來保障的,”華東地區一家券商資管子公司高管告訴記者,“但一般信托主要做的是賣方業務,做融資類項目的,也就是信用風險管理,但活期產品主要是收益率和開放期,對應是市場風險和流動性風險,換而言之交易屬性更強,但目前有自己的交易團隊的信托公司並不多,很難滿足委托交易這個訴求。”

  “另外信托計劃如果要投交易所市場,就涉及到中登開戶,這個也是證監管的,證監也可以出規定,不在基金業協會備案的信托計劃不能開戶,一樣能對走信托的模式監管起來。”前述接近中證協人士稱。

  推薦閱讀:

  登記新規發布以來私募備案九成未通過
  券商研報將迎監管緊箍咒 分析師網紅恐曇花一
  私募高管緊急備考保飯碗 打印準考證致協會網站不暢

(責任編輯:羅浩 HN066)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信托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