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行業動態 信托研究 信托產品 公司新聞 信托視點 信托專題
證券信托 貸款信托 股權信托 權益信托 組合運用 公司專欄 和訊聚財

抽受益權為收益權 P2P搭上信托降門檻合規性存疑

  • 字號
2016-03-24 03:52:0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張奇

  導讀:“銀監會態度很明確,信托受益權是一直不讓拆分的。”北京一位從事信托相關業務律師稱,信托受益權就是受益人所享有的權利,除了財產性權利(即所謂“收益權”)外還有受益人大會表決權等。

  證監會3月18日消息稱,禁止違規開展私募產品拆分轉讓業務。叫停了P2P“私募拆分”,再度引發了信托業對互聯網低門檻信托產品銷售問題的關註。

  投資門檻100萬元的信托產品“降門檻”到萬元、千元級別,早已有之。

  早在2014年4月,首家嘗試將信托與P2P融合在一起的“信托100”上線百元“團購信托”,隨後中國信托業協會聲明稱:“信托100”網站違反了《信托法》、《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等。

  “團購”信托被禁後,市場出現了以信托產品增信、收益權拆分等多種方式降低投資門檻的產品,而這些方式是否違規,目前意見不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包括高搜易、多盈理財、梧桐理財等多家第三方理財平臺,都有銷售對接信托的低門檻理財產品。

  “整體來看,互聯網平臺上分拆銷售信托產品的現象還是比較少的,只是個別現象、產品和行為。”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稱。

  “銀監會態度很明確,信托受益權是一直不讓拆分的。”北京一位從事信托相關業務律師稱,信托受益權就是受益人所享有的權利,除了財產性權利(即所謂“收益權”)外還有受益人大會表決權等。

  此外,接近監管層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保險資管產品也不能拆分,而且“保險資管只能賣給私募,不能賣個人,拆分沒套利空間”。

  第三方理財“創新”降信托投資門檻

  3月18日,證監會查處一家違規操作私募產品收益權的拆分、轉讓業務的交易平臺。通報對該業務被描述為:“先設立關聯公司以合格投資者身份購買私募產品,然後通過交易平臺將私募產品收益權拆分轉讓給平臺註冊用戶。”

  證監會稱,任何機構或個人不得向非合格投資者募集、銷售、轉讓私募產品或者私募產品收益權,且單一私募產品投資者數量不得超過法定上限。

  爭議之處在於“收益權”,還是“受益權”。

  “信托也具有私募性質,但信托歸銀監會管,銀監會態度很明確一直不允許進行受益權拆分。”某中型信托內部人士稱。

  但實際上,受益權拆分還有很多變向的做法。

  早在2014年就已出現低門檻的信托產品。當時首家嘗試將信托與P2P融合在一起的“信托100”在上線百元團購信托後不久,就收到了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聲明稱:“信托100”網站違反了《信托法》、《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等。

  此後,市場團購信托模式已經少見。但新的“降門檻”方式應運而生,包括收益權拆分轉讓、信托受益權質押融資等模式。多以第三方理財平臺產品為主。

  以“多盈理財”信托·理財通1745期為例,購買起點為100元,資金募集後則是用於購買信托/資管。多盈理財人士稱,他們以信托作為基礎資產的行為合法合規,投資者買的是信托的收益權,不是信托受益權。

  梧桐理財官網上也有類似產品。以WT1284期產品為例,發行時間為2014年11月,其投資產品為1萬元,所投產品為上海敬桐資產管理公司所購的100萬信托計劃。“這是一個收益權的拆分轉讓,但是受益權和收益權是兩碼事。”梧桐理財工作人員表示,這是2014年推出的產品,2015年以後基本沒有這類產品了。

  二手信托交易平臺高搜易上還有宣傳為“10元買信托”的信托寶。“信托寶本身不是信托產品,也沒有涉及到受益權拆分,而是以信托受益權作為質權的一個債權產品,從這個角度來講,風險和收益都沒有轉移,只不過他的底層資產是信托資產。”高搜易CEO陳康稱。

  此外,一款名為“國興信托”、去年12月上線的APP稱,致力於銜接信托公司和投資人,其“月開薪”系列產品起投金額100元、1000元不等。

  而《信托公司管理辦法》規定,未經銀監會批準任何單位、個人不得經營信托業務,任何經營單位不得在其名字中使用信托公司字樣。

  “它也不是公司名字中含有信托,而是所建立互聯網平臺的名稱,與規定有區別,有點"擦邊"的意思。”華北某中型信托公司人士稱。

  合規性爭議不一“在降低信托門檻的過程中,有集資買信托、委托理財,收益權拆分轉讓、信托受益權質押融資等多種模式。”某互聯網平臺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由於采取的交易結構不同,導致有的形式違規,有的不觸犯當前明文規定。

  銀監會“99號文”規定,“投資人不得違規匯集他人資金購買信托產品,違規者要承擔相應責任和法律後果”;同時集合資金信托管理辦法也規定,“委托人應當以自己合法所有的資金認購信托單位,不得非法匯集他人資金信托參與信托計劃”。

  北京一位從事信托相關業務律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規定中要求委托人不得匯集他人資金,同時要求違規者要承擔義務,但是違規的責任和法律後果,目前沒有看到明確規定。

  匯集資金購買信托,屬於違規;但收益權拆分模式,處於模糊地帶。

  “銀監會態度很明確,信托受益權是一直不讓拆分的。”該律師稱,信托受益權就是受益人所享有的權利,除了財產性權利(“收益權”)外還有受益人大會表決權等,而現在有人把受益權當中的財產性權利(收益權)單獨拆出來,“在法律層面上,沒有給受益權中的收益權進行細分,所以我覺得是打了擦邊球。”

  另有信托業內人士表示,銀監會對於信托的定位是高風險承受能力的投資者,從這個角度來說,不管哪種模式想繞開這個規定,實際上都是把風險從高風險承受人群擴散到大眾,是不合規的。

  “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一旦成立以後不得向自然人拆分轉讓的。”邢成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但經過一些交易結構設計或風險隔離的手法整合到其他理財產品平臺後再降低門檻就很難說得清了。

  邢成進一步表示,信托產品是否可以在風險和信息充分披露的情況下適當降低門檻;在信托登記公司成立後,轉讓過程中是否可以適當拆分;是否可以通過P2P平臺面對更廣泛的投資人,在當前互聯網+大趨勢下,“這些應該都是動態的,我覺得不是一成不變的。”

  (本報記者李致鴻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羅浩 HN066)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信托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