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行業動態 信托研究 信托產品 公司新聞 信托視點 信托專題
證券信托 貸款信托 股權信托 權益信托 組合運用 公司專欄 和訊聚財

中誠信托30億項目接盤者成謎 專家稱資管或聯合接盤

  • 字號
2014年02月17日20:03 來源:中國企業報  作者:王瑩

  本報記者 王瑩

  備受關註的中誠信托“誠至金開1號”最終以第三方接盤的方式收場,然而接盤者至今遮遮掩掩,讓業界猜測不斷。

  據了解,中誠信托項目融資方振富能源實際控制人早就深陷高利貸泥潭,而振富能源旗下的山西紫鑫礦業集團交城神宇煤礦雖然已取得了換發的采礦許可證,但有專家認為,在煤價持續下降的情況下,振富集團是否仍然具備相應的投資價值仍然存在疑問。

  那麽,是什麽原因讓中誠信托在如此短的時間裏找到了“理想的”第三方接盤者?這家第三方公司接盤的目的是什麽呢?

  投資價值存疑

  據了解,中誠信托這筆30億元的信托資金是用於山西振富集團的股權投資,而振富能源公司、山西紫鑫礦業集團、柳林縣振富煤焦有限責任公司、內蒙煤礦的股權作為抵押為該筆融資擔保。

  其中,交城神宇煤礦、白家峁煤礦、內蒙煤礦等都是振富集團旗下的核心資產。據了解,在2013年年末,唯有內蒙煤礦100%股權已經實現轉讓,受讓方已經支付了2.6億元的轉讓款,尚欠0.9億元未支付。

  此前,交城神宇煤礦資源價款已經全部繳納,但換領長期采礦權證的申請並未得到山西省國土廳的批復。而白家峁煤礦報批手續一直沒能辦下來。

  1月22日晚間,中誠信托發布臨時公告表示,當日山西紫鑫礦業集團交城神宇煤礦取得換發的采礦許可證;同時,臨縣白家峁村召開村黨支部、村委會、全體村民代表大會,形成決議一致同意無條件配合並支持白家峁煤礦審批事宜。

  那麽,這是否意味著這些被認為可能盤活振富集團資產和現金流的動作讓中誠信托事件出現轉機,山西振富集團依然具備相應的投資價值?對於這些問題,專家卻有著不同的看法。

  “信托項目最後之所以能夠剛性兌付,源於市場的好轉,如涉房信托依賴於房地產價格升溫,而煤礦有賴於煤炭價格大漲,使公司股權、采礦權等價格上漲。但在煤價大跌、港口與電廠煤炭庫存高企的近期,采礦權的獲得對企業投資價值有何提升還有待觀察。”原五礦集團信托產品經理王可在接受《中國企業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中國企業報》記者了解到,截至2013年底,環渤海地區發熱量5500大卡動力煤的綜合平均價格報收554元/噸;而在2010年底,煤炭的價格是799元。

  “顯見的是,煤炭持續降價的情況下,用此前評估價值特別是對煤礦的評估價值並不公允。所以投資價值一說仍然存在疑點。”王可表示。

  地方政府兜底“不合規”

  銀監會持續緘口不言

  事實上,山西省政府則成為處置該風險案件的關鍵角色。在解決進程中,當地政府參與的痕跡則甚為明顯。早在去年年中事發時,就由政府牽頭,與相關部門組成了專門風險處置工作小組。時至今日,該小組仍在運行,從事各方協調工作。

  此前,曾傳出“山西省兜底50%,其余由工行、中誠分擔”版本,後由山西省金融辦出面予以否認,並認為處置中誠信托兌付風險應堅持在法律框架內采取市場化的方式進行,各方應依法承擔相應責任,妥善化解風險。

  地方政府應該很無奈,不願因此事累及省內其他礦產融資的信譽,另一方面財政資金兜底做法並不合規,同時也不能落下“政府兜底”的口實。王可稱,山西政府只能說在其中起到了協調作用,不可能兜底。

  而銀監會在此次事件處理中,卻顯沈默,直至今日,尚未公開表態。此前,中誠信托就此項目曾上報銀監會,並希望後者出面調停。

  “銀監會沒法出面,一出面就是定性了。”著名財經評論員柯荊民在接受《中國企業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同時作為銀行與信托兩方的監管部門,銀監會也面臨兩難選擇。

  華融或與另一家資產

  管理公司聯合接盤

  那麽,接盤者最有可能是誰?

  柯荊民認為,“如果從受影響最大的一方來看,可能性最大的應該是工行。”

  根據該產品歷次公告測算,工商銀行(601398,股吧)方面已收取了6495萬元的保管及其他費用。該產品約定的發行費用高達4%,就當時市場一般發行通道上多獲得的讓利不過1%,作為名義上的發行人的中誠信托的費用僅為0.5%。

  此前有消息傳出,華融資產或為接盤方,但這個說法並未得到華融方的證實。

  不過,據資料顯示,華融資產與工行的關系非常密切,該公司成立於1999年,是從工商銀行分離出來的,成立之初的主要目的是收購和處置工行剝離出來的不良資產。華融公司從2006年商業化轉型改制後,仍然與工行關系密切,曾幫助工行進行過幾次重大的不良資產處置。

  但業界人士更有一種觀點傾向認為,華融有可能與其他一家資產管理公司聯合“接盤”。

  “一般信托為避免‘剛兌’的接盤企業多為四大資產管理公司,而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兜底項目多為額度在10億,收益8.5%以上。盡管目前資產管理公司運行的情況主業仍是存量不良資產的處置,但收購不良信托是特定時期的一項業務,對於轉型中的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而言,用30億來運作並不明智。”王可稱,這次數額之大、速度之快,不排除聯合接盤的可能性,即有可能將整個信托計劃的受益權直接買過來,或是只買兩座礦,把價值做到信托計劃本息等值的30億元左右。

  而華澳信托內部人士則認為,30億元資金註入是信托產品到期的支付,也是權宜之計;後續的操作包括資產拍賣最終的方案還沒定下來。

相關新聞

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信托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