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行業動態 信托研究 信托產品 公司新聞 信托視點 信托專題
證券信托 貸款信托 股權信托 權益信托 組合運用 公司專欄 和訊聚財

盤點信托理財暗礁:有抵押物並不意味著無風險

  • 字號
歡迎發表評論 2013年07月22日09:39 來源:卓越理財  作者:季誌

  由於信托的投資門檻高,接觸機會少,大多數人並不太了解信托這種投資方式。投資者不要被高收益“遮眼”,需多方了解,謀定而後動。

  文/季誌

  在股市、房地產等多種投資市場不景氣的背景下,信托以其高收益吸引了眾多投資者的目光。北京家庭主婦小趙說,從前老朋友在一起總會聊聊股票,現在則是經常聊起信托,明顯感覺到信托很“熱門”,經常會接收到信托推銷短信,周末偶爾會收到相關信托投資會的邀請。

  但是,由於信托的投資門檻高,接觸機會少,大多數人並不太了解信托這種投資方式。而且,在信托紅紅火火的發展中,也確實出現了一些傷害投資者利益的情況。

  不合規 不透明 產品巨虧後起糾紛

  近期,投資者劉建霞、楊希福等人正通過律師向銀監會投訴天津信托。

  2007年12月29日,天津信托發行了一款名為“建津財富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信托產品,該信托計劃規模為10056萬元,期限為1年。但一年之後,天津信托將該信托計劃展期,亦由封閉式改為開放式,之後於2010年12月29日再次展期,並於2012年12月29日終止,最終虧損幅度為51%。

  直到此時,楊希福才知道此產品沒有實現此前理財經理所說的高額收益,而是巨額虧損,50萬元的本金僅剩下24.6萬元。

  楊希福認為,天津信托在管理信托計劃中擅自展期損害投資人利益、向不合格投資者出售證券投資信托計劃,而建行天津分行寶坻支行也存在隱瞞信托產品風險特征、未對投資者進行書面風險評估理、向不合格投資者出售信托計劃等行為。

  據他所說,在加入該信托計劃時,建行未對他進行書面風險評估,在繳款後也沒有簽訂信托合同,直到一年後,才從寶坻支行領回一個存折,作為該信托計劃產品專用存折,而存折上顯示的簽發日期為2008年12月3日,四年後,即信托計劃清算時,銀行工作人員才能存折密碼告訴了他。然而此時,巨虧已經形成。

  有抵押物並不意味著無風險

  近日中信信托一款房地產產品由於融資方未能如期償還抵押貸款,中信信托申請了公開拍賣一款信托產品的抵押物,但這一計劃遭到了融資方及其他債權人的反對。

  該信托產品由中信信托於2010年發行的一款期限為4年的投資信托計劃“中信乾景套利型投資集合信托計劃”,該產品通過優先級和次級投資者共募集資金1.96億元,但是在發行時沒有明確資金投向,類似資金池產品,隨後批露信息稱,將該計劃的絕大部分資金用於重慶麥吉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發放貸款,該款產品的抵押物為重慶市渝中區解放碑附近的聯合國際大廈的部分在售物業。由於融資方陷入資金鏈緊張、無法通過售房款償還貸款,中信信托企圖通過拍賣抵押物獲得債權主張,但是卻遭到融資方以及抵押物業主的反對,使得中信的拍賣計劃擱淺。

  此次事件已經不是中信第一次面臨抵押物處置麻煩。展恒理財分析師認為,抵押物一直被投資者看作是信托產品風控的重要指標,但是在實際處置抵押物的過程中,會遇到眾多麻煩,常見的例子,找其他人作為債權人進行起訴並申請資產保存,那麽在此期間,托公司就不能處置抵押物,而且這個期限一般不少於兩年。因此,投資者在選擇信托產品時,不能僅只看是否抵押物還需要關註其他風控措施。

  第三方銷售亂象頻現

  5月10日,審計署發布《2013年第5號公告:中國五礦集團公司2011年度財務收支審計結果》,文中提到,2010年至2011年,所屬五礦國際信托有限公司違規委托非金融機構銷售部分集合資金信托產品,並以咨詢費名義支付推介代銷費3862.27萬元。

  其實,在此之前,早已經爆出多例第三方理財機構多次“轉包”、違法返利、非法購買客戶信息進行推銷等行為。普益分析師範傑說,接連出現的銷售亂象將會促使監管部門對信托銷售的清理整頓。近日,為了保護投資者的利益,上海銀監局將要求信托公司安裝設備,在直銷過程中進行錄音和錄像全程監控。此外,將要求銀行和第三方財富管理公司代銷信托產品也必須實行面簽。上海銀監局可能只是監管的試驗田,一旦經驗成熟,不排除此類規定有向全國推廣的可能。

  結構化產品的劣後級糾紛

  近期,投資人莊忠範起訴中江信托,認為其在產品凈值快到預警線和清盤線時,沒能盡到通知責任。

  據報道,2011年5月,投資人莊忠範以5000萬元認購了中江信托(當時名為“江西國際信托”)旗下“金獅198號信托計劃”,凱石投資擔任投資顧問。產品的投資期限為18個月,規模2.4億元,其中劣後級規模為0.8億元,由莊忠範與凱石認購,雙方分別出資5000萬元和3000萬元。合同約定的預警線和止損線分別為0.95元和0.85元。

  產品運行期間虧損約17%,莊忠範提供的材料顯示,2011年9月2日,產品凈值跌破0.95元預警線,此後的三個月裏,又三度接近0.85元止損線,三次均分別由凱石投資單方面進行補倉。2012年1月,凱石與莊忠範簽訂了一份收益分配說明函,約定2011年9月29日之後再次出現補倉,凱石最終優先取回補倉資金的規則。

  在產品清盤時,根據協定,同為劣後方,凱石則可取回3672萬元,其中包括2011年11月和12月補倉的1400萬元,盈利20%,而莊忠範可取回的資金僅為1848萬元,虧損近70%。

  為此,莊忠範將中江信托告上北京仲裁委員會,認為中江信托並沒有盡到通知責任。而且,中江信托也從未通知他關於跌破預警線或需要補倉的任何說明,使他喪失止損機會。而另一個劣後級出資方凱石投資,故意隱瞞了後兩次補倉行為,否則自己不會簽訂收益分配說明函。

  如今結構化產品逐漸增多,因為其優先級資金有約定收益,保本又安全,且劣後級多為投資顧問承擔,他們將更加認真地做好投資。但是,隨著多個劣後級出資方的產品逐漸增多,由於劣後級承擔著資金追加、承擔損失的責任,風險更大,責任更多。在多個出資方的情況下,更容易出現利益糾紛。因此,在合同約定上,投資人需要更加詳盡謹慎。

相關新聞

查看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信托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