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明:信托業發展面臨五大瓶頸

2011年08月29日15:08  來源:和訊信托  作者:汪升蘭
 字號:

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所長周小明
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所長周小明

  和訊信托消息 2011年7月5日,由中國銀監會非銀部指導,中國信托業協會同和訊網聯合主辦的2011年和訊網信托業系列沙龍之“我看信托這十年”第一期在中國信托業協會舉行。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所長周小明總結了當前信托業發展的五大瓶頸,他認為信托的融資功能將宏觀調控和信托業的命運緊密聯系在一起,這個問題如果得不到解決,信托業多年來取得的成就就很難得到鞏固。

  以下為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所長周小明發言實錄:

  未來信托業的發展,要站在這十年積累的肩膀上,思考能否實現跨越式發展、飛躍式發展,而目前還有幾個關鍵性的瓶頸問題需要解決,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瓶頸一:如何看待信托業的融資功能?

  信托業的歷史與現實均表明:宏觀調控和信托業的關系度很高。歷史上,每一次調控來了,信托業總是首當其衝受到整頓;近十年來,對信托業的創新進行了定位,這種現象有所改變,但每一次宏觀調控,整個行業仍然如履薄冰。這個問題必須得到解決,否則,很容易遭致全行業整頓,信托業的發展又被迫中斷。

  信托業為什麽存在這個問題?根本原因就是功能裏有一塊——“融資”,如果把“融資”功能拿掉,信托業與宏觀調控的關聯度就會大大降低。現在宏觀調控很重要的目標就是收緊流動性、壓縮信貸,在利率沒有市場化的情況下,信貸在我國被作為通常的調控手段之一,而信托公司的融資功能常常又被認為會衝擊宏觀金融調控,這是信托公司跟宏觀調控緊密相連的關鍵。

  需要思考的問題是,信托公司的融資功能是否應該屬於宏觀金融調控的範疇?從本質上,信托公司的融資功能屬於直接融資的範疇,與銀行間接融資的模式有本質的不同,不能將信托公司的融資簡單等同於銀行信貸。直接融資是國家鼓勵的方向,可以采取產業政策指導,但不應當簡單與貨幣政策掛鉤。如何將信托公司的融資功能與屬於宏觀調控對象的銀行融資向區別,是信托業應該認真研究的問題。

  瓶頸二:如何看待凈資本管理?

  現階段,實行凈資本管理有其合理性,可以阻擾信托公司簡單追求外延式的粗放增長方式,提高信托公司的風險抵禦能力。但是,凈資本管理勢必引導公司將未來的發展建立在資本規模的擴張上,而驅動信托公司未來發展的核心因素應該是資產管理能力,而不是資本規模。因此,從長遠來看,凈資本管理會不會影響有能力但沒資本的信托公司的發展,是一個應該認真對待的問題。換言之,對凈資本管理和信托業發展的關系應該認真評估。

  瓶頸三:如何保障受托人的投資權?

  信托公司是以受托人的身份來經營信托業務的,受托人依法享有對信托財產的投資權。只有受托人的投資權得到充分保障,信托公司才能真正發揮資產管理功能,信托公司自身也才能達到長遠發展。目前,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依法享有的投資權仍然被行政部門的壁壘所肢解,特別是信托公司運用資本市場工具為信托財產進行投資的權利,受到了有關監管部門的不合理也不合法的限制,由此嚴重制約了信托公司功能的發揮。只有建立統一的受托人投資制度,信托業未來才能實現真正的跨越式發展。而受托人統一的投資制度的建立,這個問題已經不是僅靠行業和銀監會就能解決的,需要國務院高度認知其重要性,並協調有關部門予以解決。

  瓶頸四:如何挖掘和延伸信托功能?

  這十年,信托公司主要是從理財和投資的角度發揮信托功能,更多是將信托產品作為理財產品來經營。特別是監管部門為信托公司定制了專屬的“集合信托”產品,集合信托可以說是中國對於世界信托業的創新。集合信托實際上把信托公司變成了私募基金的募集者和管理者,而且可以運用包括融資在內的運用方式,進行最廣泛領域的投資管理,所以這是真正的一大創新。

  但是,信托的功能很復雜、很豐富,也很靈活,而並非僅僅限於理財產品、投資產品。信托在生活保障、財富傳承、教育創業、企業激勵福利和公益事業等更為廣泛的領域,也能發揮巨大的作用,也有功能巨大的運用。如果信托功能能在未來得到更大的挖掘和延伸,中國的信托事業就真正發展了。當然,有的功能延伸信托公司自己就能做,而有的則需要跟有關部門一起推動,如年金信托和養老金信托。

  瓶頸五:如何樹立全行業的信托文化?

  成熟的信托業何時到來?這需要整個行業樹立起真正的現代信托文化。現代信托文化的核心就是受托人守法合規、有德有能。信托公司可以做通道業務,但是不能碰底線,不能成為違法違規的通道。

  另外,所謂“有德”就是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要從內心深處確立對受益人的忠誠文化,忠於受益人的利益,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處理信托事務。所謂“有能”,就是信托公司應當培育專業化的資產管理能力,勤勉盡職地為受益人管理好信托財產。應該說,這十年全行業的信托文化還沒有真正建立起來,而只有全行業恪守信托文化,才能說中國的信托事業真正開花結果了。

  信托業十年三大成就

  首先我想說對重新定位後的信托業進行總結非常重要。中國信托業協會和和訊網策劃“我看信托這十年”,很有意義。建議能否用一個概括型詞匯來為這十年定個主題,是起步還是探索成長?十年主旋律是規範還是發展,是光榮還是夢想?我是概括不出來,大家一起想吧。

  下面我從行業角度談點想法。個人理解,信托業的十年發展有以下三大成就:

  一,初步建立了符合國際慣例、又切合中國實際的制度框架,既包括法律框架,又包括監管框架。信托法不是為信托公司立的,但是信托公司又恰恰是中國信托實踐的主要承載者。由於目前民間非營業信托很少,所以要看信托實踐的如何,其實就是看信托公司經營得如何。而信托公司經營得好壞,離不開制度架構。應該說,十年來,最大的成就當屬信托業的制度框架得以建立,目前監管的基本框架包括“一法三規”(包括2010年《信托公司凈資產管理辦法》),總的來講非常合理,促進信托業的健康發展。

  二,明確了信托業的功能定位,並實現了又好又快發展。希望今後媒體不要再講信托公司的功能定位不明確,現在已經很明確,就是經營信托業務;也不要再講信托公司的盈利模式不清楚,現在也已經很清楚,信托公司的盈利模式就是通過受托人替委托人管理信托財產,獲取傭金。至於信托公司自身經營什麽樣的具體產品和服務,采取什麽樣的業務模式和業務路徑,這要根據客戶需求、市場發展狀況、公司自身實際情況來確定。不能因為具體公司經營中的困惑,就說信托公司的功能定位和盈利模式還不清楚。

  功能定位和盈利模式清楚之後,信托業十年來實現了又好又快的發展。對於什麽是“好”,監管部門提出了兩個標準:首先需要規範,有框架和邊界;其次有沒有出風險。信托業這十年總體非常健康,整個行業總體是既合規又沒有大風險。至於什麽是“快”就不用說了,十年時間,信托資產規模發展到今天的3萬多億,可以說是近十年發展最快的金融部門。

  三,規範的信托觀念得到了普及和推廣。這是非常大的成就。歷史上,大家將信托公司視為“洪水猛獸”,對信托理念更是一知半解。通過十年的經營,信托產品成為已被社會廣泛認可的金融理財產品;信托公司也通過信托產品,達到了了解和認可。今天信托從業者又重新回歸金融懷抱,但大家已經不會繼續戴著有色眼鏡來看待它。信托作為一個理財投資產品,在社會中、投資者中已經被認可,這是了不起的成就。

  這三大成就非常值得肯定,監管部門應該感到自豪,信托全行業也應該感到自豪。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相關新聞 查看關於 周小明 的微博
相關推薦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推廣
熱點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
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